Huahua & Wolf – Chinese Food

Study this episode and any others from the LingQ Chinese Podcast on LingQ! Check it out.

Huahua and Wolf talk about Chinese food and different eating habits from the North to the South. (花花和Wolf在谈论中国食物,以及从南到北各种不同的饮食习惯。)

花花 , 现在 又 到 吃饭 的 时间 了 。

我 在 想 , 今天 晚上 到底 要 吃些 什么 。

我 想 , 今天 晚上 我 可能 打算 要 吃面 。

你 非常 喜欢 吃面 吗 ?

对 。

因为 作为 北方 人 , 可能 传统 还是 以 面食 为主 。

我 是不是 太 喜欢 吃面 的 。

我 想 这 还是 和 地域 、 习惯 有 关系 吧 。

因为 我 在 家乡 那边 , 一顿 三餐 基本上 都 是 以 吃 米 为主 。

比如说 , 早上 的 时候 , 吃 米粥 ; 中午 吃 米饭 ; 然后 晚上 也 吃 米饭 。

恩 。

但是 在 北方 几乎 这种 情况 会 很少 。

比如 我们 早上 基本上 不会 喝 米粥 , 我们 一般 都 会 喝 豆浆 , 或者 是 喝牛奶 。

然后 吃 油条 啊 , 吃 油饼 啊 , 或者 是 吃 包子 啊 等等等等 。

然后 到 中午 的 时候 , 有 可能 会 吃 米饭 。

但是 普遍 的 …… 我 知道 的 很多 和 我 同样 是 北方 的 孩子 , 他们 中午 基本上 都 会 吃 面条 。

然后 晚上 的 时候 , 有 可能 会 吃 米饭 , 也 有 可能 会 吃 面食 , 比如说 馒头 、 饺子 、 包子 。

就是 , 用 面食 我们 会 做出 很多 花样 , 但是 我 觉得 吃 米饭 是 一个 很 单调 的 事情 。

我 想 还是 和 习惯 有 关系 把 , 因为 …… 尤其 是 江苏 、 浙江 再 往南 那 一遍 , 可能 都 是 以 吃 米饭 为主 的 , 可能 面食 也 没有 什么 人 愿意 吃 , 也 没有 什么 太 大 的 普及 的 程度 。

我 想 在 西北 那 一遍 , 可能 是 相反 的 情况 。

因为 我 之前 有 一个 是 来自 陕西 的 一个 同事 , 他 说 , 他 每年 基本上 以吃面 为主 , 然后 米饭 嘛 , 只是 非常 非常少 , 难得 吃 一顿 。

当时 我 听 了 觉得 似乎 有些 惊讶 , 为什么 吃面 呢 ?

我来 北京 , 有 一点 是 我 的 切身体会 , 那 就是 , 我来 北京 之前 , 没有 发现 , 面条 原来 可以 这么 好吃 。

恩 , 我 认识 的 几个 南方 的 朋友 , 他们 也 说 ,( 觉得 ) 他们 家乡 是 没有 卖 包子 的 。

我 想 , 包子 , 包括 面条 这些 面食 , 我们 那 都 有 卖 。

我 的 意思 就是 , 人们 不是 每天 以 它们 为主 食 。

可能 都 是 以米食 为主 食 。

我 说 的 那个 情况 跟 你 的 不 一样 。

是 他们 家 的 那个 地方 就是 几乎 就 没有 人吃面 , 就 没有 人卖 这种 成品 的 东西 , 所以 他 从来 没有 在 他 家乡 那里 买过 包子 。

然后 也 加上 …… 可能 因为 没有 太 多 的 人 吃 , 所以 你们 的 做法 跟 我们 的 也 不 太 一样 。

那 他 来 北京 之后 , 他 跟 我 说 , 他 说 , 我 太 喜欢 吃 北京 的 包子 了 。

我 恨不得 每天 都 要 买 几个 包子 ( 这样 ) 吃 。

他 就 会 觉得 , 原来 , 我 原来 没有 尝试 过 的 事物 是因为 , 我 的 生活 环境 就是 没有 这样 一个 饮食 的 习惯 , 所以 我 才 不 喜欢 ; 并 不是 说 这些 东西 它 不 好吃 , 或者 怎么样 。

就 像 , 其实 像 你 说 的 , 如果 要是 我 , 从小到大 都 是 南方 的 孩子 , 也许 我 也 会 非常 喜欢 吃 米饭 。

但是 , 正 因为 自己 生活 的 地域 就是 在 北方 , 那会 觉得 , 哎呀 , 我 还是 爱 吃 面食 , 因为 我 喜欢 吃 的 东西 基本 都 跟 面 有 关系 。

对 啊 。

我 想 , 比如说 一个 地方 , 如果 没有 几个 人 喜欢 吃 面食 的话 , 那个 地方 的 面食 行业 就 非常 不 发达 , 也 很 难 做 出来 很 好吃 的 面食 。

这样 可能 人们 就 更加 不 喜爱 吃 面食 了 。

我 以前 有个 同事 , 他 ( 家 ) 是 地道 的 南方人 。

他 就 跟 我 说 过 , 因为 我们 在 公司 吃饭 的 时候 , 有时候 会 吃饺子 , 那 北方 人 的 饮食习惯 呢 , 就是 我 吃饺子 就 不吃 其他 的 东西 了 , 就 直接 能够 吃 到 饱 。

那 他 就 会 说 , 他 说 , 在 我 的 家乡 , 吃饺子 的 唯一 情况 是 吃 水饺 , 一般 都 是 早餐 的 时候 , 以 它 当 汤来 吃 。

然后 他 就 跟 我 说 , 他 说 , 我 看 你们 吃饺子 不吃 别的 东西 , 我 就 很 奇怪 , 你们 能 吃 的 饱 吗 ?

但是 他 每次 …… 我们 在 吃饺子 的 时候 , 他 都 会 觉得 他 吃不饱 。

提到 饺子 , 我 想到 今年春节 联欢晚会 的 时候 一个 小小的 闹剧 。

今年春节 联欢晚会 的 时候 , 当时 中央电视台 的 主持人 就 说 , 愿 大家 都 在 吃饺子 这样的话 。

然后 第二天 我 上网 看 评论 , 就 有 这样 的 评论 …… 就是 那些 特别 偏南 的 地方 , 就是 福建 啊 , 广州 这些 地区 , 因为 他们 都 是 不 吃饺子 的 , 他们 过年 也 不 吃饺子 , 所以 他们 没有 这样 一个 习惯 。

他们 就 在 那 抗议 , 说 主持人 应该 照顾 一下 他们 的 饮食习惯 。

那 其实 , 你 说 这种 南北 差异 , 我 也 想到 , 其实 有 各地 的 差异 。

就 比如说 , 我们 在 过生日 的 时候 , 北方 人 的 老 讲究 是 , 我们 要 吃 长寿面 , 我们 要 吃 寿桃 。

然后 …… 我们 要 吃 那种 就是 一根 拉 到 尾 的 , 就是 这 一根 面 , 只有 一个头 , 就是 一直 拉 到 最 尾端 , 只有 这 一根 那种 长 面条 。

就是 你 过年 的 时候 要 夹 这长 面条 , 一直 夹 , 哪怕 你 站 在 椅子 上 把 它 拉 的 老高 , 这 叫 “ 挑寿 ”。

但是 在 南方 , 他们 好像 不 讲究 ( 说 ) 吃 长寿面 。

也 有 这样 的 讲究 , 但是 非常少 。

可能 大都 是 看 兴致 吧 。

比如说 , 假如 今天 过生日 了 ,( 比如说 ) 大家 一 起来 吃 一个 长寿面 吧 。

但 我 想 , 那 不是 刻意 的 , 每次 都 是 这样 的 。

也 就是 一个 兴致 的 问题 。

我 有 一次 去 河北 的 一个 地方 吃饭 。

虽然 它 跟 北京 离 的 很 近 , 但是 就是 在 饮食 方面 , 就 已经 有 很多 的 变化 了 , 有 很多 的 不同 。

然后 , 就 比如说 , 一个 正常 的 , 我们 说 的 长寿面 , 在 河北 , 他 吃 的 长寿面 跟 北京 的 就 不会 一样 。

它 的 做法 就 完全 不同 。

我们 讲 , 长寿面 是 一定 要 在 上面 盖 一个 鸡蛋 , 就是 煮 鸡蛋 。

是 那种 把 鸡蛋 打开 , 然后 在 水 里面 煮熟 的 那种 。

那 在 河北 , 他们 可能 就 没有 那种 习惯 。

那 我们 在 吃饭 的 时候 要 跟 服务员 特意 说 , 你 一定 要 跟 我们 在 里面 下 一个 煮 鸡蛋 。

然后 …… 就是 他们 会 觉得 , 为什么 还要 下 煮 鸡蛋 呢 ?

就是 , 可能 各地 都 会 有 一点点 小小的 差异 , 但是 不会 很大 , 毕竟 都 是 在 同一个 国家 , 都 能够 互相理解 这种 地域性 的 风俗 吧 。

我 想 , 大 的 方面 , 应该 没有 什么 差异 , 主要 都 是 以 面食 或者 米食 为主 。

但是 就是 , 某些 特定 的 饮食习惯 还是 有 不少 的 ( 差异 )。

比如说 , 在 广州 , 福建 那些 偏南 的 地方 , 可能 有 的 人 还 会 吃 蛇肉 。

我 想 吃 蛇肉 , 在 北方 是 非常 少见 的 。

或者 就 像 刚才 你 说 的 , 就是 有关 吃 面食 的 那个 话题 是 一样 的 , 就是说 , 因为 我们 这里 吃 这种 东西 的 人少 , 所以 能够 做 这个 东西 的 人 也 少 , 那么 做 出来 的 味道 和 口感 , 可能 也 就 不如 真正 人家 吃 的 精 的 地方 做 的 那么 好 。

所以 就 越来越 没有 人 做 , 也 越来越 没有 人 吃 。

可能 跟 这个 有 关系 。

还 可能 跟 一个 地方 的 饮食习惯 有 关系 吧 。

比如说 , 北方 的 这些 人 , 他 就是 觉得 , 比如说 , 蛇 很 恶心 , 我 不想 吃 那个 东西 。

但是 , 一个 南方人 看到 蛇 , 他 可能 觉得 , 恩 , 这是 一顿 美味 啊 , 可能 要 尝 一下 才 好 。

我 想 这些 都 是 有 很多 方面 原因 的 吧 。

另外 还有 一点 , 就是 吃 辣 的 问题 , 还有 吃 甜 的 问题 。

我 想 , 来自 四川 和 湖南 的 人 比较 能 吃 辣 。

而 像 那些 浙江 啊 , 包括 江苏 的 某些 地方 , 还有 福建 广州 这些 东南 遍 的 地区 , 可能 都 会 偏好 甜食 多一些 。

( 我 听 ) 我 的 一个 同事 ( 就 跟 我 ) 说 过 , 他 说 —— 他 就是 一个 四川人 , 他 就 说 , 我们 四川 的 辣椒 跟 你们 北方 的 辣椒 不 一样 。

他 给 我 带 过 他们 那里 的 辣椒 让 我 吃 , 那种 辣 让 你 觉得 , 就是 那个 辣椒 刚一 沾 到 嘴唇 , 你 就 会 觉得 , 这个 嘴唇 就 火烧火燎 的 那种 感觉 , 就 好像 被 烫 到 了 一样 。

然后 他 吃 咱们 的 辣椒 , 就是 北方 辣椒 的 时候 , 他 就 会 说 , 他 说 你们 的 辣椒 非常 的 干 。

然后 , 吃 到 嘴里 以后 没什么 感觉 , 不能 往 下咽 , 一咽 就 会 觉得 胃里 烧 开了花 了 。

他 就 会 觉得 , 可能 因为 地域 , 就是 气候 啊 , 还有 湿润 度 啊 , 还有 种植 的 地方 不同 , 所以 这个 辣椒 的 口感 不同 。

他会 觉得 他 适应 不了 , 虽然 他 很 能 吃 辣 。

我 看 他 吃 辣椒 真的 是 , 一下子 吃掉 半瓶 那样 , 你 就 会 觉得 很 吓人 。

但是 他 吃 不了 我们 某 一个 地方 的 辣 。

就 像 你 说 的 , 吃 甜 的 问题 一样 。

我 的 姐姐 在 出差 去 上海 的 时候 , 他们 上海 的 ( 那种 ) 饭馆 , 点菜 的 时候 会 写 上 ( 叫 ) 小 青菜 。

当时 她 就 问 他 这 小 青菜 到底 是 什么 青菜 。

他 就 说 , 我们 就是 小 青菜 。

然后 上来 的 那个 菜 有点像 小白菜 那样 , 然后 她 就 说 , 她 说 , 他们 所有 的 菜 都 会 搁 一点点 的 糖 , 就是 你 吃 所有 的 菜 都 会 觉得 甜丝丝 的 。

然后 她 就 跟 那个 大厨 说 , 你 可不可以 给 我 做 一个 不 放糖 的 菜 ?

然后 大厨 确实 给 她 做 了 一个 不 放糖 的 菜 。

端上来 之后 , 依然 是 甜 的 。

然后 她 就 说 , 她 说 , 这个 主要 的 问题 可能 就是 因为 他们 的 菜 都 要 放糖 , 他们 的 锅 可能 都 是 甜 的 。

( 就是 ) 他们 家喻户晓 的 一个 习惯 就是 , 一定 要 放糖 。

他 放糖 不是 为了 提味 , 不是 为了 提鲜 , 而是 饮食 的 习惯 , 就是 固有 的 必须 放糖 。

在 上海 那 一遍 的 地区 ( 还是 ) 人们 都 比较 喜欢 吃 甜食 。

我 是 深有体会 的 。

当然 我 还 记得 , 有 一次 非常 出乎 我 的 预料 。

因为 我 本身 是 非常 能 吃 辣 的 , 我 也 比较 喜欢 吃 辣 。

结果 我 有 一次 去 苏州 ,( 因为 ) 苏州 离 上海 很近 , 只有 半个 小时 的 火车 , 甚至 还 不要 , 都 是 以 吃 甜食 为主 。

我 那次 去 苏州 之后 , 有 一个 朋友 要 请 我 吃饭 , 然后 到 了 一个 饭馆 里面 。

然后 我 就要 了 一碗 面 。

那 碗面 上 写 了 有 三个 辣 的 等级 , 就是 “ 微辣 ”,“ 中辣 ” 和 “ 特辣 ” 三个 等级 。

我 当时 就 想 , 我 想 , 苏州人 肯定 不能 吃 辣 , 我 就 来 个 “ 特辣 ” 吧 , 要不然 , 可能 一点 辣 的 味道 都 没有 。

结果 等 面条 上来 之后 , 我 发现 “ 特辣 ” 的 辣味 让 我 这个 非常 能 吃 辣椒 的 人 都 是 非常 的 受不了 。

所以 我 觉得 , 有 的 时候 还是 不 能够 小看 人家 。

其实 你 说 到 这些 问题 之后 , 我们 也 会 想 , 就是 南北方 的 这种 饮食 的 差异 , 之所以 这么 的 不同 , 可能 因为 我们 地域 跨度 很大 有 关系 。

你 想 , 从 最 北面 , 最 寒冷 的 地方 , 一直 到 最 南面 , 接近 赤道 的 地方 , 那 你 这个 这么 大 的 跨度 , 一定 是 生长 环境 是 不 一样 , 那 你 的 饮食 就 一定 不 一样 。

像 你 说 的 我们 北方 爱 吃 面食 一样 , 我们 北方 就 只能 是 种 小麦 , 因为 它 的 这种 生长 环境 就 不 适合 种 水稻 。

它 没有 那么 潮湿 , 没有 那么 大 的 雨水 , 那 我种 不了 水稻 , 那 没 办法 , 大家 都 以 面食 为主 。

那 南方 呢 , 可能 南方 它 的 生长 环境 不 适宜 种 小麦 , 它 很 湿润 , 它 很 适合 种 水稻 , 很 适合 长 这种 作物 的 时候 , 那 它种 这种 植物 可能 就会量 更 大 一些 , 那 大家 吃 的 这个 东西 也 就 更 多一些 。

对 , 我 想 这 也 是 很 有 道理 的 。

因为 古时候 说 , 江南 , 就是 长江 以南 那 一遍 地区 , 称之为 “ 鱼米之乡 ”。

“ 鱼米之乡 ”,“ 鱼 ” 就是 …… 因为 那 地方 靠水 嘛 , 所以 有 很多 海鲜 , 海鲜 和 水产 ; 然后 “ 米 ” 就是指 水稻 , 吃 米 嘛 , 所以 叫 “ 鱼米之乡 ”。

恩 , 我 想 , 那 北方 呢 , 我们 通常 会 吃 的 一些 食品 还是 比较 靠近 我们 自己 的 这些 东西 。

就 比如说 , 冬天 的 时候 , 北方 人会 储存 大白菜 。

就是 因为 , 到 冬天 的 时候 , 这个 时令 的 季节 , 北方 产 的 其它 作物 很少 。

大白菜 是 最 多 的 。

那 南方 我 相信 他 不会 储存 这种 东西 , 因为 它 是 一年 两季 收割 , 但是 北方 只有 一季 收割 。

那 就 会 直接 影响 到 我们 的 饮食习惯 的 。

但 我 想 , 现在 , 对于 当今 的 这种 社会 来说 , 我 想 , 饮食习惯 ( 的 差异 ) 不像 以前 那么 大 了 。

因为 , 比如说 , 我 在 北京 , 我 也 可以 吃 …… 专门 挑选 我 自己 想要 吃 的 东西 。

我 也 可以 一顿 三餐 都 吃 米 食 , 而 不吃 面食 。

我 想 这些 饮食习惯 , 都 随着 这种 人们 的 交流 还有 互动 越来越 多 而 渐渐 的 淡化 了 。

比如说 , 你 刚才 的 姐姐 去 上海 的 时候 , 我 想 如果 她 找 对 地方 的话 , 她 也 可以 找到 北京 风味 的 饭馆 , 比如 , 找 一个 北京 烤鸭店 甚至 都 可以 。

其实 就 像 你 说 的 一样 , 我们 现在 发展 的 越来越 好 , 那 我们 所有 的 这些 食品 都 会 南北 共通 嘛 。

就 比如说 , 我 在 北京 , 可以 找到 四川 馆子 , 可以 找到 东北 馆子 , 也 可以 找到 粤菜馆 , 也 可以 找到 上海 菜 。

我们 可以 在 同一个 地域 吃 到 不同 的 食物 , 可以 去 享受 各地 的 饮食文化 。

那 我 相信 在 南方 也 是 一样 。

只不过 它 是 加以 改良 的 , 是 适合 某 一个 地方 的 人 的 口味 。

应该 会 有 这种 区别 而已 。

对 , 而且 我 想 , 这 两年 在 中国 , 流行 的 菜 还有 日菜 和 韩菜 , 就是 日本料理 还有 韩国菜 。

这 两种 餐馆 最近 开 了 很多 。

恩 , 不光 是 这些 , 还有 , 比如说 像 泰国菜 。

我 曾经 和 一个 朋友 一起 去 吃 过 一次 泰国菜 , 它 的 所有 的 菜 里面 都 会 搁 很多 的 那些 香料 。

咖喱 。

包括 …… 它 还 会 搁 很多 辣椒 。

它 基本上 所有 的 菜 好像 是 辣 的 偏 多 。

然后 你 也 会 觉得 , 很 有 异域 的 风味 。

然后 你 也 不是 说 很 不能 接受 , 是因为 它 也 按照 中国 人 的 口味 稍 做 了 一些 调试 。

对 , 我 想 , 各个 地方 都 有 自己 独特 的 风味 吧 。

我 觉得 泰国菜 口味 很 重 , 就是 觉得 咸 , 还有 …… 也 不是 辣 , 就是 觉得 那种 味道 很 重 的 感觉 , 可能 因为 咖喱 放 的 很多 。

当然 还有 印度 菜 , 越南 菜 , 甚至 还有 台湾 小吃 这些 。

当然 还有 非常 非常 多 的 西 餐馆 。

但 相 比较而言 , 我 想 , 我 还是 最 喜欢 中国 的 菜 , 中国 的 食品 。

顺便 提醒 一句 , 据 我 的 经验 还有 朋友 的 经验 , 正宗 的 中国 食品 , 中国 菜 , 只 可以 在 中国 吃 到 。

现在 各地 都 有 中国 的 餐馆 , 但是 , 据说 这些 餐馆 烧 的 并 不是 正宗 的 中国 菜 。

所以 , 喜欢 中国 菜 的 朋友 可能 要 注意 了 , 要 想 吃 到 正宗 的 中国 菜 , 可能 还是 要 亲自 来 一趟 中国 。

其实 就 像 你 说 的 这个 问题 一样 …… 我 的 一个 朋友 , 他会 到 各国 去 出差 , 他 就 跟 我 说 过 一件 事 。

他 说 , 原来 麦当劳 和 肯德基 在 各个 地方 的 味道 是 不 一样 的 。

他 就 说 , 原来 别的 地方 的 汉堡 跟 中国 的 汉堡 味道 不同 , 它 不是 完全一致 的 。

它会 根据 你 地域 的 不同 去 改变 味道 。

他 就 跟 我 说 过 这么 一件 事情 之后 , 我 突然 就 会 想到 , 那 其实 我们 的 中国 菜 也 一样 。

也许 我们 到 了 美国 的 时候 , 我们 会 变成 适合 美国 人 口味 的 味道 。

那 也许 我们 到 了 德国 , 我们 会 适应 德国人 的 口味 。

那 你 到 不同 的 地域 之后 , 你 就要 以 人家 的 那种 地域 味道 来 牵制 你 的 口味 。

或者说 , 你 有 一点点 小小的 变化 , 人家 才 更好 接受 。

但是 , 真正 的 本土 文化 一定 要 在 本土 才 能够 享受 得到 。

也 就是 像 你 说 的 , 还是 欢迎 所有 的 人来 中国 本土 来 品尝 我们 最 正宗 的 中国 美食 。

是 啊 , 而且 花花 可能 会 请客 。

Leave a Comment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