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n Yan & Wolf – Memory of the Sichuan Earthquake, Part 1

Want to study this episode as a lesson on LingQ? Give it a try!

我们 都 知道 , 这 几天 在 意大利 的 中部 发生 了 强烈 的 地震 , 至今 已 造成 了 两百多 人 的 死亡 。

可能 死亡 人数 还 远 不止 这么 多 , 因为 , 可能 还有 很多 的 尸体 并 没有 被 发现 。

这 让 我们 联想 到 去年 在 中国 发生 的 四川 大 地震 。

我 想 很多 人 都 没有 亲身 经历 过 地震 , 也 没有 体验 过 地震 发生 的 时候 , 具体 是 什么样 一种 感受 。

现在 坐在 我 身边 的 是 我 的 老朋友 , 一个 经历 过 四川 地震 的 人 。

那 我们 不妨 来 问 一下 她 , 当时 四川 发生 地震 的 时候 , 她 都 在 做 什么 。

你好 , 陈言 。

我 是 来自 成都 的 陈言 , 成都 离 汶川 直线 距离 大概 有 两百多公里 , 所以 汶川 地震 的 那天 , 成都 震感 也 非常 明显 。

下午 两点 多 , 我 正在 上网 , 突然 觉得 整个 大楼 就 不停 的 晃 。

刚 开始 我 以为 是 谁家 的 天然气 爆炸 , 过 了 半分钟 的 样子 , 大楼 的 晃动 并 没有 停止 下来 , 然后 我 才 开始 觉得 , 很 有 可能 是 地震 。

从 小 到 大 都 没有 经历 过 这个 事情 , 然后 刚 开始 也 没有 往 地震 这个 方向 想 。

确定 是 地震 之后 , 我 的 第一 反应 就是 往 开阔 的 地方 跑 。

都 没 来得及 换 拖鞋 , 然后 穿着 睡衣 , 把 包 一 抓 , 然后 就 出门 了 。

下 楼 的 时候 , 整个 楼梯 也 在 晃 , 然后 墙上 不断 有 墙灰 落 下来 。

到 了 地上 , 发现 大家 都 很 惊恐不安 的 就 呆 在 空地 上 。

我 想 中国 并 不是 一个 地震 发生 比较 频繁 的 地方 , 所以 可能 有 这样 的 事情 的 时候 , 第一 反应 可能 并 不是 地震 。

就是说 , 可能 人们 对 地震 的 防范 意识 并 没有 那么 强 ; 因为 , 我们 觉得 , 地震 似乎 只有 在 书本 上 , 或者 是 电视 里面 看到 过 , 而 没有 亲身 去 体会 过 。

那 陈言 , 我 想 知道 , 当时 你 意识 到 这 是 地震 的 时候 , 你 的 第一 反应 是 什么 呢 ?

跑 , 不顾一切 的 往 楼下 跑 , 往 开阔 的 地方 跑 , 避免 那个 楼 垮 掉 。

当 你 跑 的 时候 , 你 有 没 有 想到 过 , 要 带 一点 什么 东西 呢 ?

比如说 , 要 带 一件 对 你 非常 有 意义 的 东西 呢 ?

因为 我 之前 经常 听到 别人 说 , 或者 在 电视 上 看到 , 一些 人 说 他们 家 里面 失火 的 时候 , 他 第一件 想到 的 东西 是 某某人 的 相册 或者 是 之类 的 东西 。

一定 要 把 某样 对 自己 最 重要 的 东西 带 出门 。

当时 那种 情况 根本 允许 不了 你 想 这么 多 。

你 的 第一 念头 就是 不顾一切 的 冲出 这个 房间 , 冲出 这栋 楼 , 到 一个 安全 的 地方 。

我 觉得 我 当时 已经 很 伟大 了 。

我 居然 把 我 放在 门口 的 包装 走 了 , 因为 包 里面 有 门 钥匙 , 有钱 。

这些 都 是 生活 的 必需品 。

但是 我 还是 把 手机 给 放在 桌上 了 。

没 办法 , 当时 你 就是 想 不顾一切 的 跑 到 安全 的 地方 。

呆 在 这个 楼 里面 随时 都 有 垮塌 的 危险 , 震动 实在 是 太 强烈 了 , 你 不 知道 这栋 楼 会 坚持 多久 。

我 想 这 真是 一个 刺激 又 惊险 , 而且 又 非常 恐怖 的 经历 。

其实 当时 , 我 离开 家门 的 时候 , 震感 已经 差不多 持续 了 半分钟 了 。

按理 来说 , 发生 强烈 地震 的 时候 , 你 必须 要 在 30 秒 之内 冲出 这个 楼房 , 然后 你 才 会 安全 。

但 我 意识 到 这个 问题 的 时候 , 这 宝贵 的 逃生 30 秒 就 已经 过去 了 。

我 跑 在 楼梯 里面 的 时候 … … 我家 住 四楼 , 我 觉得 我 真 的 会 有 可能 被 埋 在 这个 楼梯 里面 , 但是 我 还是 不顾一切 的 往 楼下 冲 去 。

当时 你 还 记得 吗 ?

就是 在 地震 发生 的 时候 , 在 你 还 呆 在 屋子 里面 的 时候 , 有 没 有 比如说 桌子 上面 的 东西 都 会 晃动 的 掉 下来 ?

比如 水杯 之类 的 都 会 掉 到 地上 ?

电脑 显示器 、 音响 都 在 不停 的 跳动 , 连 桌子 都 在 跳动 。

你 说 跳动 就是 桌子 像 跳舞 一样 上 蹦 下 跳 的 这样 ” 棒 棒 棒 ” 这样 跳动 , 还是 左右 的 摇晃 ?

上下 跳动 , 而且 非常 非常 厉害 。

那 这样 的 情况 大概 持续 了 多久 ?

就是说 , 当时 你 从 楼上 跑 下来 的 时候 , 跑 到 楼下 的 空地 上 的 时候 , 你 还 能 感觉 到 地 在 震动 吗 ?

还有 那个 时候 是 怎么样 的 呢 ?

难道 人 被 震 的 像 跳舞 一样 ?

地面 上 的 震动 并 没有 楼上 厉害 。

一个 物理 原理 吧 , 距离 震 点 越 远 的 地方 它 震动 的 幅度 越 大 。

好像 我们 以前 物理 都 学 过 。

这 也 应该 是 相同 的 道理 。

到 了 地面 上 以后 , 你 就 觉得 , 大地 是 在 起伏 不定 的 , 人 要 站稳 都 非常 困难 。

而且 我们 当时 是 往 大街 上 跑 。

大街 上 建筑 密度 很 低 , 这样 更 安全 。

在 跑 的 过程 中 , 你 觉得 整个 人 就是 在 一个 漂浮 的 海面 上 , 上上下下 的 。

等到 了 大街 上 之后 , 你 往 周围 看 , 你 会 看到 楼房 就 像 扇子 一样 , 左右 摇摆 。

但是 它 的 根基 就是说 震动 并 不是 很 厉害 。

楼顶 上面 非常 厉害 。

然后 电线杆 、 以及 电线 就 像 秋千 一样 荡 来 荡 去 。

当 你 看到 那个 电线 的 晃动 更 强烈 的 时候 , 你 就 知道 , 有 一 波 更 强 的 震动 来 了 。

然后 它 慢慢 趋势 减缓 的 时候 , 你 就 知道 , 这次 震动 过去 了 。

然后 开 在 路上 的 车 … … 以前 在 城市 里面 开 到 40 千米 每 小时 的 话 , 是 很 正常 的 , 但是 那天 你 可以 看到 车 像 蚯蚓 一样 在 地上 左 摇 右 摆 很 艰难 的 滑行 。

是 因为 地震 , 然后 这些 汽车 都 不敢 开 的 太 快 吗 , 还是 ?

因为 地震 , 车 的确 不敢 开 快 , 它 没 办法 控制 方向 。

地面 是 像 波浪 一样 起伏 的 。

大概 这样 的 情况 持续 了 多久 呢 ?

在 当时 ?

比如说 , 一个 小时 , 还是 两个 小时 , 然后 你们 又 什么 时候 回到 房间 里 去 的 呢 ?

震动 大约 过 了 半个 小时 , 然后 那种 强烈 的 余震 才 慢慢 平息 。

你 会 看到 天空 本来 是 阴天 , 然后 天空 突然 就 慢慢 变 黄 , 就 好像 世界 末日 来 了 一样 。

大约 过 了 半个 多 小时 , 人们 才 敢 陆陆续续 的 返回 到 家 里面 , 然后 拿 起 最 贵重 的 东西 , 以及 一些 你 刚才 提到 的 值得 纪念 的 东西 , 都 不敢 在 房间 里面 多 呆 , 然后 又 继续 到 空地 上面 等待 。

大家 已经 做好 了 那天 晚上 露宿 街头 的 准备 。

房间 里面 的确 非常 不 安全 。

而且 余震 发生 的 频率 很 高 , 大概 每 两三分钟 就 会 再 震动 一次 。

我 想 , 那 一天 , 就是 去年 的 五月 十二号 那 一天 , 对 四川 的 人 来说 , 真 的 是 一个 非常 惊心动魄 的 日子 。

其实 当时 不仅 是 四川 , 还有 在 上海 、 南京 , 甚至 是 北京 的 某些 地方 都 可以 感到 强烈 的 那种 余震 。

但 当时 你 是 在 成都 , 地震 的 震中 是 在 汶川 。

所以 我 想 , 你 感受 到 的 地震 可能 还 并 不是 那种 最 强烈 的 地震 。

可能 是 因为 成都 平原 地质 构造 的 关系 , 它 是 一个 冲积平原 , 下面 是 卵石 层 以及 土壤 和 沙 , 然后 对 地震 有 很 好 的 减缓 作用 。

像 都江堰 、 北川 , 它们 的 地质 构造 就 更 偏向 于 岩层 , 这种 破坏性 就 特别 强烈 。

所以 , 虽然 说 成都 离 汶川 的 直线 距离 只有 两百多公里 , 但 那个 地质 构造 极大 的 减缓 了 冲击力 。

成都 的 建筑物 并 没有 受到 多 大 的 损伤 , 人们 也 只是 经历 了 惊恐 , 但 并 没有 出现 人员 伤亡 的 事情 。

在 去年 地震 那 一天 , 我 记得 我 当时 正在 睡觉 , 所以 我 也 不 确定 我 在 的 这个 地方 有 没 有 震感 , 下午 当 我 醒来 的 时候 , 我 打开 电脑 , 然后 就 看 了 一下 新闻 , 突然 就 发现 那 一行 特别 醒目 的 大字 : 四川 爆发 了 特大 的 地震 。

当时 我 就 觉得 特别 的 震撼 。

你 当时 没 感觉 , 我 想 有 两个 原因 : 第一个 是 你 在 北京 住 的 房 , 房间 的 楼层 并 不是 太 高 ; 第二个 就是 北京 离 成都 的 直线 距离 还是 有 两千多 公里 。

我 当时 在 成都 有 同事 也 在 睡觉 , 但是 那个 震动 足以 把 他们 从 睡梦 中 惊醒 。

然后 来不及 穿 衣服 , 就 急急忙忙 的 往 楼下 跑 去 。

而且 在 5.12 之后 相当 长 的 一段 时间 , 我 想 有 一个 月 的 时间 , 生活 在 震区 的 人 睡觉 都 不敢 把 衣服 全部 脱 掉 , 因为 要 随时 准备 起床 逃生 ; 然后 上 厕所 和 洗澡 的 时间 也 都 特别 短 , 因为 你 不 知道 , 余震 是否 会 足够 强烈 到 把 你 的 所在 的 房间 给 震 垮 , 你 是否 会 掩埋 在 里面 , 再也 无法 出来 。

我 想 , 在 震区 的 人 在 地震 的 时期 应该 是 特别 艰苦 的 。

另外 我 听说 , 当 地震 发生 的 时候 , 手机 的 信号 是 非常 的 不 好 , 是 吗 ?

手机 完全 没有 信号 。

手机 、 小灵通 、 以及 固定 电话 , 完全 都 没 办法 和 外界 接通 。

当时 就是 感觉 是 一个 孤岛 , 你 不 知道 到底 发生 了 什么 事情 , 你 只能 猜测 是 地震 。

然后 外界 和 我们 的 联系 也 完全 被 中断 了 。

大家 就 只能 口耳相传 , 然后 互相 抚慰 。

当时 电话 打 不通 , 还有 手机 都 接 不通 , 是 因为 拨 电话 的 人 太 多 了 , 导致 线路 忙 不 过来 , 还是 什么 原因 ?

我 想 这 是 一方面 原因 , 还有 就是 机 站 被 震动 给 摧毁 了 。

就是 这些 通讯 设施 , 有 一部分 被 地震 摧毁 了 。

那么 地震 的 当天 晚上 , 你们 都 是 怎么 度过 的 呢 ?

因为 地震 发生 在 下午 , 我 想 晚上 可能 大家 都 不 太 敢 再 回到 楼房 里 睡觉 。

但是 , 毕竟 在 下午 , 可能 又 没有 足够 的 时间 来 搭 一个 地震 棚 来 睡觉 , 那 当天 晚上 你们 都 怎么 过 的 呢 ?

返回 家 里面 呆 着 的 人 的确 凤毛麟角 。

还好 那天 是 5.12 , 天气 也 已经 不算 太 冷 了 , 算是 在 春天 的 末端 , 大家 就 在 外面 铺 上 报纸 呀 或者 是 塑料布 之类 的 地方 , 就 在 大街 上 、 公园 里 、 广场 上 一切 开阔 的 地方 , 感觉 不 会 有 东西 垮塌 下来 砸 到 你 头 上 的 地方 , 然后 就 这样 过夜 。

那 这样 的 情况 大概 持续 了 几天 呢 ?

就是 晚上 无家可归 的 情况 ?

可能 有 大约 一个 星期 。

因为 在 5.12 之后 的 第三天 还是 第四天 , 政府 还 通过 电视 在 晚上 十点 发布 过 一个 公告 , 要求 全城 的 居民 都 撤离 房间 , 他们 预测 会 有 一次 极为 强烈 的 余震 。

这种 所谓 极为 强烈 的 余震 可能 就是 会 略 小于 5.12 当天 的 强度 , 那 也 是 非常 可怕 的 。

那 你们 当时 整天 都 不敢 回家 , 那 吃饭 可能 也 成问题 吧 ?

可能 没有 地方 吃饭 。

因为 饭店 里 的 人 我 想 也 都 不敢 再 呆 在 原 地方 做饭 了 ?

这 一点 还好 。

在 白天 的 时候 , 大家 还是 赶回 到 房间 里面 的 , 之所以 在 晚上 露宿 是 因为 , 人 在 入睡 以后 就 很 容易 丧失 警惕 , 然后 再 发生 地震 , 如果 地震 太 强烈 的 话 , 就 会 失去 那 宝贵 的 黄金 30 秒 。

之所以 唐山 地震 的 强度 没有 这次 汶川 地震 高 , 但是 造成 的 损失 比 汶川 地震 大 , 除了 唐山 那次 是 发生 在 城市 、 离 城市 较 近 的 地方 之外 , 还有 就是 唐山 地震 是 在 晚上 发生 , 很多 人 都 丧失 了 警惕 。

1976 年 的 唐山 大 地震 是 发生 在 凌晨 的 三点 , 我 记得 好像 ( 是 这样 )。

应该 是 大多数 的 人 正在 熟睡 的 时间 , 所以 可能 , 很多 人 没有 意识 到 地震 的 时候 就 已经 被 掩埋 掉 了 。

那 当时 你 记得 这种 情况 估计 过 了 多少 天 之后 开始 出现 好转 呢 ?

就 比如说 , 电话 开始 慢慢 的 可以 接通 了 , 然后 一切 的 社会 秩序 都 开始 恢复 正常 了 ?

出现 地震 之后 , 通信 公司 就 开始 全力 抢修 通讯 设备 , 这个 是 救援 首要 做 的 事情 。

如果 你 无法 与 外界 恢复 畅通 的 通讯 , 那 你 救援 的 话 , 要 开展 就 很 困难 。

整个 城市 的 生活 秩序 大概 在 地震 之后 两三天 就 开始 恢复 了 。

就 拿 成都市 来说 , 在 地震 第三天 的 时候 , 公司 就 开始 恢复 上班 了 , 然后 那种 高 的 写字楼 也 开始 正常 的 办公 。

但是 在 震中 地区 , 比如 汶川 、 北川 , 我 相信 他们 的 灾 后 重建 工作 到 现在 都 没有 完成 , 而且 当地 的 人民 到 现在 还 没 办法 过 上 和 震 前 一样 的 生活 。

他们 被 摧毁 的 太 严重 了 , 整个 城市 , 像 北川 , 都 必须 要 另外 选 地址 重新 修建 。

Leave a Comment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