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n Yan & Wolf – Friendship

Study the transcript of this episode as a lesson on LingQ, saving the words and phrases you don’t know to your database. Here it is!

陈言 , 我 记得 第一次 见到 你 的 时候 还是 在 零 二年 , 那个 时候 我们 都 还 在 大学 里面 , 如今 已经 有 七 、 八年 了 。

我 想 时间 过 的 真是 很快 。

实在 是 没有 想到 , 这么 多年 以后 , 能够 跟 你 在 北京 见面 , 这 是 以前 完全 没有 想到 的 事情 。

是 啊 , 因为 我们 之前 上学 的 地方 是 在 南京 , 那个 城市 离 北京 有 一千多公里 ; 所以 我 想 , 在 上学 的 时候 , 可能 很 难 想象 在 多年 以后 , 在 离 学校 一千多公里 以外 的 地方 再 见面 。

而且 毕业 之后 我 是 去 了 深圳 , 又 往 南京 往 南 一千多公里 。

而 你 就 来 了 北京 , 往 北 了 一千多公里 。

之后 我 又 去 了 成都 。

然后 这次 我 再 来 北京 , 真 的 感觉 是 一个 挺 不可思议 的 事情 。

是 啊 , 我 不 知道 可 不 可以 用 ” 斗转星移 ” 这样 一个 词 来 形容 。

不过 我 有 的 时候 还是 很 怀念 以前 在 上学 的 时候 那段 时光 。

我 还 记得 工程 馆 前面 有 一 大 片 草坪 。

在 春天 或者 秋天 的 时候 , 中午 大家 就 爱 躺 在 那边 晒太阳 。

学校 的 主干道 上 有 遮天 避 树 的 梧桐 , 到 了 夏天 就 好像 一个 天然 的 大 凉棚 。

然后 学校 附近 还有 好吃 的 炸鸡 , 还有 一家 大家 常 去 的 麦当劳 。

是 啊 。

你 刚才 说道 的 工程馆 , 也 就是 我们 学校 的 一个 建筑 , 名字 叫作 工程 馆 。

我 想 你 刚才 提到 梧桐 , 突然 引起 我 对 南京 那 一个 城市 的 想念 。

在 南京 那 一个 城市 , 梧桐树 是 一个 非常 壮观 的 景观 。

大街小巷 到处 都 是 梧桐树 。

但是 在 其他 的 城市 , 我 想 , 可能 并 没有 那么 多 的 梧桐树 ; 或者 说 , 即使 有 , 也 没有 那么 大规模 的 梧桐树 , 没有 年龄 那么 久 的 梧桐树 。

我 在 北京 就 很 难 发现 那么 多 梧桐树 。

北京 这边 种 的 树 可能 大多 是 槐树 。

当然 南京 那些 梧桐树 的 历史 你 知道 吗 ?

我 不 知道 。

你 知道 吗 ? 我 想 我 了解 一点 。

南京 在 几十 年前 , 在 1912 年 的 时候 , 被 定为 中华民国 的 首都 。

当时 那些 梧桐树 就是 从 法国 进口 过来 的 。

当时 在 1912 年 就 开始 在 全市 种植 。

所以 , 南京 的 那些 梧桐树 到 今天 为止 , 已经 有 90 年 了 , 已经 过去 了 90 多年 了 。

所以 我 想 , 这 90 多年 来 这些 梧桐树 所 经历 的 事情 , 比 我们 经历 的 事情 要 多 的 多 。

而且 , 我 觉得 在 那些 梧桐树 当中 , 你 也 可以 发现 一种 独特 的 文化 的 底蕴 。

其实 其他 的 城市 也 有 很多 的 梧桐树 , 但是 像 南京 这样 成 规模 , 而且 成为 一个 城市 的 标志 , 又 和 这个 城市 如此 水乳交融 的 并 不 多 。

我 记得 每 到 四月份 , 梧桐树 开始 开花 的 时候 , 南京 就 会 四处 飞扬 那种 梧桐 的 ” 小毛 毛 ” , 然后 让 人 不停 的 咳嗽 , 还有 过敏 ; 就 好像 北京 到 了 春天 会 飞 柳絮 一样 。

其实 关于 梧桐树 , 我 印象 最 深 的 就是 , 我 记得 以前 在 南京 读书 的 时候 , 在 学校 里 , 因为 学校 里 有 很多 梧桐树 嘛 , 到 了 秋天 的 时候 , 会 有 很多 的 落叶 在 地上 。

那样 的 景象 让 我 印象 很 深刻 。

我 不 知道 是不是 因为 我 是 一个 比较 伤感 的 人 , 为什么 只 注意 到 秋天 的 落叶 , 而 没有 注意 到 春天 的 发芽 、 开花 。

或许 是 这样 。

在 春天 的 时候 , 南京 是 会 有 很多 的 梅花 , 然后 为此 还 会 举办 梅花节 。

学校 里面 也 有 漂亮 的 樱花 在 开放 , 还有 迎春花 , 绿 蓝 等等 都 非常 漂亮 。

但是 你 刚才 却 一直 提到 梧桐 , 然后 让 你 记忆 最 深刻 的 就是 秋天 的 落叶 。

可能 你 真 的 是 有 浪漫 以及 感伤 的 一面 。

我 不 知道 你 是 在 恭维 我 , 还是 在 批评 我 。

开玩笑 啦 。

刚才 说 到 这么 多 的 花 , 我 突然 很 想 跑 回 学校 看 一 看 , 虽然 在 很 远 , 现在 是 非常 不 现实 的 。

那 我们 都 是 2004 年 毕业 的 , 毕业 之后 , 你 大概 有 多长 时间 没有 回过 学校 了 ?

我 上 一次 回 学校 是 在 2006 年 的 秋天 , 算 起来 也 有 两年 半 的 时间 没有 回 学校 看过 。

我 想 作为 一个 经历 过 大学 的 人 , 对 大学 都 有 一份 难以忘怀 的 感情 , 就 好像 我们 现在 谈起 故乡 一样 。

漂泊 在 外面 的 人 谈起 故乡 对 故乡 就 有 一 种 别样 的 情怀 。

我 还 记得 当时 毕业 的 时候 … … 因为 那个 时候 大家 都 要 各奔东西 了 嘛 , 所以 都 是 非常 的 伤感 , 非常 的 依依不舍 。

但是 我 觉得 , 可能 真 的 是 时过境迁 , 毕业 之后 , 我 觉得 就 我 自己 来说 , 我 却 并 没有 回 学校 看过 几次 。

我 想 我 上 一次 回 学校 也 是 在 两年 多 前 。

这 可能 有 地理 上 的 原因 , 因为 我 现在 毕竟 离 学校 很 远 。

离 学校 所 在 的 城市 很 远 , 一千多公里 。

我 想 还有 另外 一方面 原因 , 就是 人去楼空 。

因为 你 之前 的 同学 已经 不在 那儿 了 , 现在 你 再 回 学校 , 可能 不光 是 你 找 不 着 以前 熟悉 的 人 , 找 不 着 你 的 老朋友 , 还 可能 学校 的 景观 也 有所 改变 。

就 比如说 , 可能 学校 又 修建 了 一个 新 的 教学楼 , 或者 是 , 又 铺 了 一条 宽 一点 的 路 , 似乎 很 难 找到 在 你 记忆 里 的 学校 的 那个 地方 ; 很 难 找到 你 以前 呆 过 的 那个 地方 。

可能 所有 的 景观 , 所有 的 这些 更改 了 , 你 以前 享受 快乐 的 时光 的 那个 地方 可能 已经 真 的 就 永远 不复存在 了 。

你 刚才 说 的 这些 , 让 我 想起 最近 上映 的 一部 电影 , 叫作 《 东 邪 西 毒 》 , 它 的 英文 名 翻译 过来 叫作 《 时间 的 灰烬 》。

过去 这么 多年 了 , 即使 是 时间 也 变成 灰烬 了 , 何况 是 时间 所 依附 的 那些 带 给 我们 记忆 的 具体 的 东西 呢 ?

它 肯定 也 会 有所 改变 。

我 还 记得 我 第一次 看到 你 的 时候 , 当时 你 还是 一个 小 男生 。

现在 , 过去 这么 多年 , 你 已经 成熟 好多 , 连 声音 都 变得 低沉 。

谢谢 , 虽然 我 并 不 觉得 我 自己 有 这么 大 的 变化 。

我 想 这 也 可能 是 每个 人 对 自己 的 变化 不 会 有 那么 的 在意 。

我 想 , 可能 还有 一个 原因 就是 , 我们 有 太 久 太 久 没有 见面 了 。

是 啊 , 的确 有 很 久 没有 见面 了 。

大学 毕业 之后 , 这 是 我们 第一次 见面 , 算 起来 已经 有 将近 五年 的 时间 。

从 2004 年 到 现在 2009 年 四月 。

我 当时 毕业 的 时候 就 觉得 , 毕业 像 一次 大 洗牌 , 一些 关系 好 的 同学 , 虽然 说 毕业 了 , 天各一方 , 还是 会 常常 联系 ; 但是 有 一些 人 就 永远 不 会 相见 。

这 在 我们 还是 学生 , 还 在 读书 的 时候 觉得 是 不 可能 发生 的 事情 , 但 现在 它 的确 就是 这样 发生 , 而且 我们 也 习惯 , 这 就是 正常 的 事情 , 它 就 应该 这样 。

是 啊 , 我 想 , 在 以前 , 一起 读书 的 时候 , 可能 那个 时候 , 我们 都 有 很多 共同点 , 比如说 , 共同 的 生活 在 那样 一个 圈子 里面 , 然后 会 同样 的 去 做 一些 事情 , 所以 这样 而 产生 的 联系 就 会 非常 多 。

但是 毕业 之后 , 每个 人 都 在 忙 自己 的 事情 , 而 每个 人 的 事情 可能 都 大 不 相同 。

有些 人 忙 着 工作 , 有些 人 忙 着 继续 读书 , 还有 的 人 自己 创业 , 还有 的 人 出国 。

所以 , 每个 人 都 在 做 各种 不同 的 事情 。

我 想 , 他们 所 处 的 那种 圈子 , 他们 的 交际 圈 也 不 一样 。

可能 每个 人 也 都 改变 了 很多 。

所以 很多 人 在 一起 可能 就 不 再 像 以前 那样 有 共同 的 语言 , 有 共鸣 。

我 想 可能 这 也 是 为什么 现在 大家 都 不 太 联系 的 一个 原因 吧 。

因为 每个 人 都 变化 了 , 可能 有 的 时候 友谊 真 的 是 一种 记忆 。

我 觉得 这 就 好像 爱情 一样 , 距离 产生 美 , 但是 如果 距离 过 大 的 话 , 那 就 变成 隔阂 了 。

你 会 不 知道 对方 在 干什么 , 你们 的 生活 没有 交集 , 那么 共同 的 语言 就 会 越来越 少 , 越来越 少 , 然后 到 最后 慢慢 消失 , 大家 感情 也 就 真 的 越来越 淡 了 。

不过 我 觉得 , 像 我 这次 到 北京 来 , 虽然 有 很多 朋友 是 多年 不见 了 , 大家 还 能 像 以前 一样 一起 谈笑风生 , 一起 聚会 吃饭 , 非常 的 美好 , 重温 当年 的 时光 。

所以 我 觉得 , 友谊 也 是 很 珍贵 的 一件 事情 。

在 此 说 一句 , 友谊 万岁 。

是 啊 , 我 觉得 , 不仅 是 爱情 需要 缘份 , 可能 友谊 也 需要 缘份 。

我 还 记得 以前 , 在 毕业 之前 , 那个 时候 我 想 , 可能 过 很多 年 之后 , 我 现在 的 这些 朋友 就 再也 见 不 着 面 了 , 甚至 , 基本上 就 没有 联系 了 。

我 记得 当时 我 想到 这 一点 的 时候 , 我 会 觉得 很 伤感 。

但 我 现在 觉得 , 这 也 并 没有 什么 值得 伤感 的 地方 , 因为 我 觉得 , 我们 应该 为 得到 一个 新 朋友 而 开心 , 而 并 不 应该 为 失去 一个 朋友 而 难过 。

可能 每个 人 的 成长 的 轨迹 都 是 不 一样 的 , 当 两个 人 谈 不到 一块 的 时候 , 可能 也 没有 必要 , 可能 也 不 太 可能 , 再 像 以前 那样 亲密 了 。

如果 过 了 一段 时间 之后 , 每个 人 都 变 了 , 不再 有 那么 多 的 话 可以 和 对方 说 , 那样 如果 是 仅仅 为了 保持 友谊 而 继续 友谊 的 话 , 我 想 可能 也 并 不是 一件 多么 美好 的 事情 。

所以 我 觉得 , 如果 从 尊重 对方 , 和 尊重 我们 自己 的 角度 来说 , 如果 是 出于 这样 的 原因 , 友谊 的 中断 或者 是 结束 也 是 自然而然 的 事情 , 也 没有 什么 值得 遗憾 的 。

当然 我们 每个 人 都 还是 希望 , 自己 和 对方 都 没有 太 大 的 变化 , 都 还 可以 有 共同语言 , 然后 友谊 可以 永久 的 保持 下去 。

Leave a Comment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