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lf & Huahua – School Shooting, Part 1

Study this episode and any others from the LingQ English Podcast on LingQ! Check it out.

Wolf and Huahua discuss a recent school shooting in Germany among other things. (Wolf和花花谈论最近在德国发生的一起校园枪杀事件,以及一些相关话题。) 

花花 我们 都 知道 , 前 一段 时间 在 德国 , 发生 了 一起 非常 恶劣 的 校园 枪杀 事件 。

就是 一个 17 岁 的 德国 少年 , 从 他 父亲 那里 偷 来 了 枪支 , 然后 在 校园 内 大 开 杀戒 , 最后 导致 了 十几 人 的 死亡 。

我 有 听说 这个 事情 。

我 想 这件 事 应该 不 只是 说 , 他 持有 枪支 之后 去 杀人 这么 一个 过程 ; 应该 也 有 他 自己 的 问题 , 还有 就是 持有 枪支 这个 问题 , 是不是 应该 引起 我们 的 重视 。

其实 我 想 , 这 也 算是 一个 特例 吧 。

因为 据 我 所知 , 在 德国 也 不是 每个 人 都 可以 合法 持枪 的 , 但 恰恰 是 这个 少年 的 父亲 是 可以 合法 持枪 的 , 而 这个 少年 从 他 父亲 那里 偷 来 了 枪支 , 所以 导致 了 这样 一个 悲剧 。

当然 我 想 , 这 也 不是 根本 的 原因 吧 。

根本 的 原因 应该 在于 这个 少年 的 经历 , 还有 他 自己 的 心理 上 的 问题 。

那 你 说 的 这个 问题 呢 , 也 就 牵扯 到 说 … … 我们 现在 , 像 我们 同龄 或者 是 比 我们 年纪 小 的 一些 孩子 , 他们 是不是 有 一个 很 好 的 生活 环境 , 有 很多 的 人 能够 在 心理 上 给 他们 以 辅导 , 或者 是 在 他们 想 不 明白 一些 问题 的 时候 , 帮 他们 答疑 解惑 , 来 排遣 这种 心理 问题 。

那 其实 也 就 直接 影响 到 他们 会 不 会 犯罪 。

我 想 , 除非 是 一个 走 到 极端 的 人 , 不然 他 不 会 做出 这么 有些 ” 滑天下之大稽 ” 或者 是 荒谬 的 事情 。

在 这些 犯罪 事件 当中 , 尤其 是 学校 里 的 犯罪 事件 特别 引人注目 。

因为 他们 都 是 学生 , 都 是 让 人 关注 的 一些 未来 的 花朵 这样 一些 人 , 尤其 是 年轻 的 学生 。

但是 , 恰恰 是 这些 学生 当中 , 会 出现 这种 特别 偏激 的 事件 , 包括 自杀 , 或者 杀人 , 这些 特别 让 人 不 能 接受 的 事情 发生 。

所以 , 让 我们 有 的 时候 想 一 想 , 是不是 我们 的 社会 , 或者 是 教育 体制 都 存在 着 各种各样 的 问题 。

其实 在 你 说 的 这个 17 岁 少年 他 杀人 ( 事件 ) 的 同时 , 我 也 看到 有 一些 相关 的 报导 。

比如 , 有 的 学生会 因为 学校 劝 他 退学 , 然后 就 拿 着 枪 , 到 学校 里面 去 杀掉 老师 ; 或者 是 , 同样 有 一篇 相关 的 报导 , 是 说 一个 男孩 , 他 在 上课 的 时候 , 因为 玩 自己 的 手枪 走火 , 打伤 了 老师 , 然后 就 吞 弹 自尽 了 。

其实 也 反映 出 相关 的 问题 。

也就是说 , 可能 在 问题 发生 的 时候 , 他们 没有 运用 正面 的 方式 去 解决 问题 , 而是 选择 了 偏激 的 , 比如说 , 去 杀害 别人 ; 或者 说 , 是 因为 他 自己 犯 了 一个 小 错误 , 他 只是 很 下意识 的 , 可能 是 无意 的 。

枪 走火 了 , 打 到 老师 了 , 但是 他 会 觉得 他 可能 无法 逃避 一些 责任 , 他 就 选择 了 自杀 这种 方式 。

其实 , 这 也 跟 我们 现在 的 教育 是 有 直接 关系 的 。

一方面 是 , 家长 是不是 能够 给 于 正确 的 引导 ; 另一方面 是 , 学校 是不是 有 相关 的 这些 注意 事项 , 或者 是 跟 学生 有 足够 的 沟通 , 去 了解 每个 学生 的 状态 。

是 啊 , 我 想 最 主要 的 原因 还是 在于 这 一个 学生 的 心理 历程 吧 。

可能 他 之前 所 受到 的 挫折 甚至 是 虐待 太 多 了 , 所以 才 会 导致 犯罪 这种 极端 的 事件 的 发生 。

其实 我 想 , 大概 所有 的 罪犯 , 可能 都 是 由于 这样 而 产生 的 。

我 不 知道 是不是 有人 一 生 下来 就 愿意 去 做 小偷 , 或者 愿意 去 杀人 , 做 这些 非常 极端 的 事情 , 我 想 可能 没有 人 愿意 会 这样 做 。

但是 , 后天 的 经历 , 可能 在 很 大 的 程度 上 影响 了 他们 。

然后 , 整个 社会 , 或者 说 , 他 所 在 的 家庭 , 或者 是 朋友 也 没有 能够 给与 他 即时 的 帮助 。

所以 , 最后 一步 一步 的 酿造 成 了 这样 的 悲剧 。

我 想 这种 事情 在 世界 上 各个 地方 都 有 发生 , 而且 发生 的 也 比较 多 。

比如 前 几年 在 中国 , 有 一位 叫 马 加 爵 的 学生 , 一位 大学生 , 他 就是 … … 当然 , 在 中国 这个 地方 , 如果 你 不是 警察 , 你 是 很 难 弄 到 枪 的 。

基本上 除了 警察 和 军队 , 其他人 是 都 不 允许 持枪 的 。

这个 叫 马 加 爵 的 学生 就 用 刀 砍 死 了 他 几名 同学 , 然后 逃亡 , 最后 被 警察 逮捕 , 然后 就 被 判处 了 死刑 。

当然 这件 事 在 中国 也 是 非常 的 轰动 的 。

我 想 可能 我们 没有 … … 应该 说 , 基本上 没有 校园 枪杀 这样 的 事件 在 中国 发生 过 , 因为 非常 难 弄 到 枪支 。

即使 是 在 校园 杀人 的 事件 , 我 想 在 以前 也 不是 那么 普遍 , 所以 , 前 几年 , 当 马 加 爵 杀 了 几个 人 的 时候 , 在 全国 引起 了 一遍 的 轰动 。

可能 很多 人 都 在 疑问 , 这些 人 到底 都 是 怎么 了 ?

比如说 , 你 是 一个 大学生 , 你 的 知识 应该 比 别人 要 多 , 你 对 社会 的 看法 可能 也 应该 相对 深刻 一些 , 可是 , 为什么 会 做出 这样 的 事情 ?

还是 值得 非常 多 的 人 去 反思 的 。

就 像 你 说 的 一样 , 所有 的 这些 学生 , 他们 在 做出 一些 非 我们 常人 或者 说 常理 能够 去 推论 的 事情 的 时候 , 一定 其中 掺杂 着 很多 很 细 枝 末 化 的 那种 原因 。

就 比如说 , 一方面 是 , 会 不 会 是 学生 的 心理 压力 过 大 ?

他们 在 这种 社会 生活 当中 , 没有 得到 正确 的 引导 。

其实 我 觉得 , 就 像 人家 说 , 每 一张 白纸 , 你 写 上 什么样 的 字 , 它 就 会 变成 什么样 的 模样 一样 ; 我 相信 每 一个 孩子 , 他 从 儿童 到 青少年 , 然后 再 到 成年 的 这个 过程 当中 , 他 所 做 的 所有 的 事情 , 和 他 受到 的 所有 的 影响 , 应该 都 是 跟 他 周边 的 环境 , 跟 他 的 家庭 环境 , 跟 他 的 学校 教育 , 跟 他 身边 的 朋友 待人接物 等等 等 等 有 一系列 的 关系 。

那 应该 不是 一个 个体 行为 , 而是 一个 环境 所 影响 的 大 的 行为 。

其实 不光 说 是 杀人 这么 极端 的 事情 , 就 比如说 前 几年 发生 的 校园 凌辱 事件 , 比如说 几个 学生 围攻 一个 同学 , 然后 辱骂 , 或者 虐待 , 甚至 是 殴打 , 甚至 是 强奸 这种 事件 。

也 同样 说出 了 , 这些 学生 他们 在 心理 方面 是 有 极大 的 问题 , 甚至 是 像 你 说 的 , 咱们 今天 讨论 的 , 他们 走 到 极端 的 时候 会 去 杀人 一样 , 就是 , 他们 可能 对 世界观 和 人生观 有 一个 很 偏激 的 想法 , 或者 他们 对 ” 人 ” 本身 这个 概念 已经 很 模糊 。

好像 就 把 人 当成 了 动物 , 甚至 是 说 , 微不足道 的 一个 物件 。

他们 会 觉得 这个 东西 可以 随意 的 摆弄 。

他们 会 觉得 , 无所谓 啊 , 就是 看到 别人 死亡 也 无动于衷 。

我 想 这 应该 是 一个 社会 问题 , 而 不是 单纯 片面 的 一个 个体 问题 吧 。

的确 是 一个 社会 问题 。

但 我 想 , 我 认为 这些 人 他们 杀人 的 动机 , 很 可能 是 … … 第一 是 为了 要 证明 自己 的 不幸 , 比如说 他 在 整个 社会 上 , 在 他 的 家庭 里 , 在 他 的 朋友 圈子 里 , 可能 没有 一个 人 能够 理解 他 这种 心里 的 痛苦 。

然后 , 他 必须 要 证明 这种 痛苦 , 必须 要 证明 自己 是 一个 弱者 。

但是 , 当 没有 人 去 安慰 他 , 或者 是 给与 他 帮助 的 时候 , 他 反而 又 想 去 当 一个 强者 , 当然 这种 强者 , 除了 暴力 , 可能 就 没有 其他 什么 方式 来 达到 了 吧 。

第二 方面 就是 , 对 整个 社会 的 报复 。

他 可能 觉得 , 我 自己 非常 非常 的 不幸 , 我 一定 要 报复 这个 社会 , 一定 要 让 很多 的 人 和 我 一起 不幸 。

我 想 , 这 大概 是 一个 社会 的 责任 问题 。

因为 我 想 , 这样 的 人 , 是 由于 社会 产生 的 。

所以 我 觉得 , 社会 应该 负 主要 的 责任 , 应该 去 建立 一些 机制 , 来 保证 人们 的 心理 健康 。

所以 从 这个 意义 上 讲 , 我 觉得 … … 现在 在 很多 国家 都 没有 死刑 这 一个 惩罚 , 比如说 在 巴西 , 或者 在 美国 的 某个 地方 。

我 觉得 , 从 这个 意义 上 讲 , 还是 有 一些 道理 的 。

那 就是 , 一个 社会 所 造成 的 问题 , 一个 社会 要 用 负责 的 态度 来 处理 这个 问题 , 而 不是 把 所有 的 错误 都 归结 于 这 一个 罪犯 身上 。

Leave a Comment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