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hua & Wolf – Economic Crisis, Part 2

Want to study this episode as a lesson on LingQ? Give it a try!

Huahua and Wolf talk about the Economic Crisis and its impact on people’s lives and the job market. (花花和Wolf在谈论经济危机,以及它对生活和就业的影响。)

其实 , 我 觉得 好像 应该 不光 是 说 , 我们 现在 在职 的 这些 人员 会 有 一些 心理 上 的 波动 。

我 想 , 正在 求职 的 那些 大学生 , 他们 应该 也 会 有 一些 波动 , 对 吧 ?

是 啊 , 其实 大学生 就业 问题 , 我 想 这个 问题 已经 存在 了 不 只是 一两年 了 , 因为 自从 国家 开始 扩招 之后 , 就 出现 了 很多 大学生 没有 相应 的 期望 的 那种 工作 岗位 去 给 他们 做 。

当然 , 这种 情况 到 了 今年 , 经济危机 来临 的 时候 , 可能 显得 更加 严重 一些 。

上天 我 还 在 报纸 上 看到 一条 消息 , 有人 建议 , 大学生 应该 将 自己 视为 普通 民工 的 劳动力 那样 去 找 工作 , 先 就业 , 后 择业 。

是 , 我 最近 也 看到 两条 报导 。

一条 是 说 , 今年 的 大学生 需要 工作 的 人 有 二十万 , 就是 刚刚 毕业 , 面临 需要 去 找 工作 的 人 有 二十万 。

我 想 , 可能 还 不止 。

这 是 一个 国家 初步 统计 的 数字 。

另外 一件 事情 就是 我 前 两天 看到 一个 访谈 节目 的 一个 报导 , 说 , 有 两名 北大 毕业 的 大学生 , 他们 两个 人 毕业 之后 , 租 了 一个 小 菜棚 , 卖 菜 。

每个 月 可能 只能 赚 到 四五千 那样 的 收入 , 但是 他们 很 努力 的 在 做 。

他们 也 觉得 , 这样 做 , 将 有 一天 会 有 回报 。

但是 他们 的 父母 , 却 很 难 认同 , 包括 他们 一 开始 做 这个 小 菜店 的 时候 , 筹 到 的 钱 都 是 跟 朋友 借 的 , 因为 家里 根本 就 不 支持 。

但是 , 其实 这 也 是 我们 现在 能够 看到 的 一个 趋势 。

他们 会 认为 , 我 的 学历 , 可能 我 给 别人 打工 , 赚 到 的 微薄 工资 , 不如 我 自己 辛苦 做 一个 自己 的 事业 。

哪怕 这个 事业 是 不 被 别人 看好 的 。

他们 可能 也 会 这样 做出 选择 。

但 我 想 , 这 里边 可能 含有 两个 原因 。

第一种 原因 就是 , 他 自己 真 的 想 在 那个 方面 有所 发展 。

是 这样 。

所以 他 不 会 去 委曲求全 , 给 别人 打工 , 做 一些 自己 不想 做 的 事情 。

这样 他 做 他 自己 喜欢 做 的 事情 , 即使 他 现在 收入 并 不是 那么 高 , 他 可能 仍然 有 比较 大 的 抱负 。

当然 , 第二种 原因 可能 就是 , 的确 工作 给 的 工资 太 少 。

然后 , 他 觉得 , 如果 找 工作 的 话 , 也 没有 什么 大 的 发展 。

那样 的 话 , 还 不如 自己 做 点 生意 , 赚 点 钱 。

我 想 不光 应该 是 这些 大学生 就业 的 问题 。

我 身边 有 一些 同学 , 在 我们 上 高中 的 时候 , 他们 去 当兵 了 。

最近 这 段 时间 , 他们 有 很多 陆陆续续 都 回到 北京 。

当兵 是 , 你 退役 之后 , 国家 有 这样 的 政策 , 是 说 , 要么 , 国家 给 你 找 工作 ; 要么 , 给 你 五万块 钱 无息 的 贷款 , 给 你 三年 时间 , 你 可以 自谋 职业 , 可以 自己 创业 。

这 三年 , 这 五万块 钱 是 不 收 你 任何 利息 的 。

三年 之后 , 你 要 把 这个 钱 还给 国家 。

其实 , 这 也 是 在 变相 的 解决 就业 问题 。

也 是 在 鼓励 大家 自谋 职业 也好 , 自己 创业 也好 , 可能 这 都 是 一个 解决 这些 就业 问题 的 一些 措施 和 方法 。

对 。

我 想 鼓励 创业 , 还是 解决 就业 问题 的 一个 非常 好 的 方法 。

假如 有 五个 人 创业 , 这 五个 人 创业 , 建立 了 一个 公司 , 他 可能 还 需要 五十个 人 来 为 他们 工作 。

所以 , 这样 , 由 这 五个 人 而 带动 的 这种 工作 机会 就 变得 很多 。

对 , 这 也 是 一个 促进 消费 的 方式 吧 。

就是 , 当 人们 有 工作 的 时候 , 才 回去 考虑 其他 的 事情 。

那 同样 也 是 , 就是 , 当 人们 获得 了 一些 工资 和 报酬 的 时候 , 你 才 会 去 添置 一些 东西 。

如果 大家 都 没有 工作 , 那 这个 资金 链 肯定 是 运转 不 起来 的 。

恩 , 是 的 。

当然 我 还 听到 一种 反面 的 声音 。

有些 人 在 怀疑 , 父母 花 了 那么 多钱 , 去 培养 一个 大学生 出来 , 而 大学生 自己 , 也 读 了 那么 多年 的 书 , 毕业 之后 , 却 不 把 这些 知识 应用 在 工作 上 , 或者 说 , 没有 机会 来 应用 这些 知识 , 那么 他们 为什么 要 去 花 那么 多 的 钱 , 还有 那么 多 的 时间 , 去 读 大学 呢 ?

那 倒不如 , 从 高中 毕业 一 开始 , 他们 就 可以 创业 啊 ?

你 是 怎么 看 呢 ?

我 是 觉得 有 的 时候 , 家长 的 一些 担心 是 可以 理解 的 。

就 比如 我 在 看 那 期 有关 两个 大学生 一起 开 个 小 菜棚 的 报导 的 时候 , 我 母亲 的 态度 就 很 坚决 , 就是 , 如果 我 的 孩子 是 这样 的 , 我 一定 坚决 反对 。

那 可能 , 很多 家长 都 会 这样 , 会 觉得 家里 好不容易 培养 出 一个 人才 , 培养 出 一个 有 知识 , 有 文化 的 人 , 但是 他 却 没有 做 一个 相对 来讲 更为 正经 的 行业 。

更为 体面 的 行业 。

对 对 对 。

或者 他们 就 会 觉得 有 一些 看法 , 有些 态度 。

但是 有 的 时候 , 事情 不 一定 是 走 到 这里 就 到 尽头 了 。

也 可能 他 选择 开 一个 小 菜店 , 那 他 可能 以后 会 开成 连锁店 , 那个 时候 他 真正 的 变成 了 一个 老板 , 那 可能 , 那个 时候 的 状态 会 不 一样 的 。

我 也 有 听说 过 很多 的 朋友 的 家长 , 他们 在 创业 的 时候 , 就 比如说 , 有 做 拖鞋 的 , 一双 拖鞋 可能 只 赚 一两 分钱 的 利 , 但是 全国 市场 , 它 占 到 百分之二十 的 市场 的 时候 , 那 就是 一笔 不 小 的 钱 。

对 , 而且 我 想 , 现在 的 社会 可能 也 跟 大学 的 本身 , 本身 的 这种 目的 也 有 关系 。

因为 现在 , 我 觉得 现在 的 社会 来 衡量 一个 人 是否 成功 的 标准 主要 是 来 … … 是 用钱 , 用 财富 , 或者 是 地位 来 衡量 的 。

但 事实上 , 这些 成功 的 标准 只是 某些 人人 为 定义 出来 的 。

比如说 , 大学 的 目标 它 就是 … … 它 的 目标 就是 为了 培育 一些 知识分子 , 就是 为了 培育 一些 技术 人员 , 能 为 社会 的 发展 , 社会 的 进步 做出 贡献 的 这样 一些 人员 。

大学 主要 目的 , 并 不是 去 培养 一些 老板 , 或者 是 一些 有钱 人 。

这 是 大学 所 不 能 做到 的 事情 。

而 恰恰 是 很多 那些 有钱 人 , 他们 并 没有 受过 很多 正规 的 教育 。

或者 说 … … 你 看 现在 的 比尔 · 盖茨 , 或者 是 苹果 的 老板 乔布斯 , 他们 都 是 不想 读 大学 了 而 退学 , 自己 去 创办 公司 。

所以 我 想 , 这 也 是 大学 本身 和 这个 金钱 , 和 市场 的 矛盾 吧 。

因为 它们 是 两个 不同 的 东西 , 所以 才 会 出现 这样 一种 矛盾 。

就 像 我 的 很多 朋友 都 有 跟 我 说 , 他们 上 大学 的 时候 , 最 直接 的 一个 想法 就是 , 为什么 我们 要 有 那么 多 的 测试 。

我 有 一个 同事 , 他 是 北大 毕业 的 。

他 当时 在 北大 修 的 是 两个 专业 。

一个 是 哲学 , 另外 一个 是 经济学 。

他 的 哲学 老师 很 反感 学校 的 考试 政策 , 尤其 是 闭卷 考试 政策 。

他 会 觉得 很多 东西 , 是 应该 用 发散 性 思维 去 思考 的 , 不是 说 , 一张 纸 上面 写 几个 字 , 就 能 说 你 得 多少 分 , 你 有 多少 的 水平 。

你 以后 会 怎么 怎么样 , 可能 都 不 能够 去 确定 的 。

所以 很多 时候 , 我们 的 制度 也 局限 了 我们 这个 人 的 发展 。

所以 有 很多 人 , 在 面对 这种 经济危机 的 情况 下 , 他 会 去 选择 某 一个 他 认为 更 有 发展 的 道路 去 走 。

我 相信 这 都 是 可以 理解 的 。

我 还 记得 一个 故事 。

那 就是 , 比尔 · 盖茨 在 他 成为 全球 首富 之后 , 很多 年 , 然后 他 有 一次 , 他 邀请 他 当年 的 同学 聚会 , 当然 按照 常人 的 思维 来 想 , 比尔 · 盖茨 是 世界 首富 嘛 , 有 金钱 , 又 有 地位 , 又 有 声望 , 所以 他 的 老 同学会 比较 开心 的 来 和 他 聚会 。

但 恰恰 有 一些 同学 拒绝 与 他 聚会 。

当然 他们 的 理由 就是 , 比尔 · 盖茨 是 一个 受到 金钱 影响 很 大 的 知识分子 , 而 没有 了 他们 那样 的 清白 , 所以 他们 拒绝 与 比尔 · 盖茨 见面 。

我 想 这 也 是 现在 社会 的 一个 矛盾 的 体现 吧 。

很多 人 其实 是 用钱 去 衡量 很多 事物 的 。

那 有些 人 , 他 会 用 更加 干净 的 态度 , 或者 说 是 部分 人 所 认为 是 干净 的 态度 去 面对 这个 社会 。

比如说 , 我 有 多少 的 知识 , 我 有 多少 的 学问 , 但是 , 其实 社会 很 现实 , 我们 不 可能 说 , ” 有情 饮水 饱 ” ; 也 不 可能 说 , 我 一肚子 才华横溢 , 但是 没有 人 赏识 你 , 没有 给 你 直接 的 利益 。

你 就算 文学 满腹 , 无用武之地 , 那 我 想 也 都 是 空谈 。

当然 现在 还有 一个 很 有趣 的 现象 , 那 就是 我 发现 , 在 历史 上 , 很多 对 历史 的 进步 作出 非常 大 贡献 的 人 , 在 他 当时 的 时代 , 都 曾经 被 看不起 , 或者 是 被 嘲笑 。

我 觉得 这样 也 是 一种 对 人们 的 一个 提醒 吧 。

就 比如说 , 梵高 。

很 有名 的 画家 。

他 在 活着 的 时候 , 很 穷 , 很 悲惨 , 甚至 很 凄凉 。

但是 他 去世 之后 , 他 的 作品 成 了 世界 都 能够 去 瞩目 去 景仰 的 很棒 很棒 的 作品 的 时候 , 那 又 怎么样 呢 ?

他 死 了 之后 , 他 的 作品 反而 成为 天价 的 作品 。

对 啊 。

但是 你 能够 拿 钱 去 衡量 这个 人 吗 ?

你 说 , 你 现在 值 多少 多少 钱 , 可是 人 已经 回 不 来 了 。

只能 是 这些 纸 , 上面 画 着 一些 油彩 , 留在 世上 。

但是 真正 的 价值 可能 只是 人们 炒 出来 的 。

当然 我 想 , 这 也 可能 是 社会 一直 要 解决 的 问题 , 就是 能 让 财富 真正 合理 的 去 分配 。

因为 , 社会 虽然 在 发展 , 可是 每 一个 时代 都 是 不 完美 的 , 而且 , 都 有 那么 多 的 问题 。

当然 我 想 也 不 可能 有 一个 非常 完美 的 时代 。

因为 , 一旦 完美 了 , 人类 怎么样 去 进步 呢 ?

对 , 没有 竞争 的 社会 , 可能 就 会 面临 的 是 … …

当然 那种 状态 可能 只 在 想象 当中 。

因为 我 记得 霍金 曾经 说 过 一句 话 , 就是 那个 研究 天文 物理 的 霍金 。

他 说 , 现在 还有 好多 问题 科学家 都 还 搞 不 明白 , 就是说 , 现在 的 科学 的 发展 仍然 还是 不够 发达 。

但 他 又 说 , 他 说 假如 什么 问题 都 解决 了 , 那 人类 的 精神 也 必将 枯萎 死亡 了 。

我 觉得 这 也 是 很 有趣 的 一个 现象 吧 。

所以 , 按说 起来 , 我们 应该 借 经济危机 所 造成 的 这些 后遗症 啊 等等 等 等 这些 微波 , 去 反思 一下 我们 的 状态 。

还有 … …

对 , 更 好 的 反省 一下 我们 的 社会 , 还有 我们 的 价值观 等等 一些 问题 。

对 , 我们 应该 去 慎重 的 思考 , 或者 说 , 更为 深刻 的 去 思考 , 我们 将来 要 怎么样 。

因为 我 觉得 , 只要 经济 存在 , 就 会 有 经济 非常 好 的 时候 , 和 不 好 的 时候 。

也就是说 , 经济危机 迟早 是 都 会 有 的 。

这 一次 经济危机 过 了 之后 , 下 一次 还 会 来 , 然后 下 一次 还 会 有 。

我 想 这些 都 是 正常 的 表现 。

就 好像 一个 人 , 他 有 的 时候 会 开心 , 有 的 时候 会 不 开心 。

我 觉得 , 还是 应该 用 比较 平常 一点 的 心态 来 对待 这样 的 问题 。

对 , 就 像 我们 看到 的 , 股市 的 那个 波动 一样 , 它 总 要 有 上升 , 也 总 要 有 … … 上升 到 某 一个 极点 的 时候 , 会 跌 下来 , 然后 再 上升 。

对 , 我 想 , 一旦 我们 接受 了 经济 这样 一种 体制 , 那么 我 想 , 经济危机 只是 经济 的 一部分 。

就 好像 人 会 生病 一样 。

这 也 是 被 每个 人 所 接受 的 问题 。

用 一种 旁观者 的 姿态 来 的 话 , 可能 , 问题 就 并 没有 那么 严重 了 。

那 我 也 希望 , 这个 经济危机 能够 快 一些 过去 。

对 , 也 希望 大家 能够 在 经济危机 中 保持 乐观 。

一切 都 会 好 起来 。

Leave a Comment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