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lf & Huahua – A Talk about Chinese Mandarin 2

This and all episodes of this podcast are available to study as a lesson on LingQ. Try it here.

Wolf and Huahua discuss Chinese Mandarin and how to learn it. (Wolf和花花在谈论有关普通话的话题,以及如何学习普通话。)

说 到 这里 , 我 想起 有 这样 一件 事 。

我 曾经 在 一个 酒吧 , 遇到 过 一位 法国 朋友 。

当时 他 正 拿 着 一本 中文 教材 认 中国 字 。

当时 我 看到 他 大概 认 了 八 、 九个 字 , 后来 我 问 他 , 你 都 记住 了 吗 ?

他 说 , 没有 。

他 只是 看 了 一下 背面 的 注解 。

注解 上 会 有 这个 字 所 能 组成 的 词 , 和 法文 的 翻译 。

但是 他 无法 去 真正 的 领会 和 应用 这些 字 。

那么 也就是说 , 在 你 学习 某 一个 生字 生词 的 时候 , 你 如果 不 能 将 它 运用 到 一个 语言 范围 之内 , 你 就 无法 真正 的 去 领会 它 的 意思 。

对 , 也就是说 , 这样一来 , 你 所 学习 的 那些 生字 , 那些 词组 , 都 是 不 完全 的 。

也就是说 , 你 只 学 了 一部分 。

所以 , 说 到 这里 , 我 想 , 很多 人 都 在 提倡 一种 非常 自然 的 学习 方法 。

就是说 , 像 小孩 一样 的 去 学习 。

毕竟 , 我们 学习 语言 , 还是 为了 去 应用 它 。

比如 , 去 跟 别人 交流 ; 再 比如 , 你 要 去 写 一些 文章 , 或者 是 表达 自己 的 看法 。

如果 你 要 用作 这些 用途 的 话 , 也 就 意味着 你 要 跟 别人 沟通 , 你 要 跟 别人 交流 , 你 要 有 一个 反馈 , 你 要 自己 能够 理解 和 吸纳 。

否则 的 话 , 你 学 的 东西 , 只是 纸上谈兵 , 那 是 没有 意义 的 。

说 到 这里 , 我 想 问 一下 你 , 花花 , 你 觉得 在 中国 , 十三亿 人口 , 你 觉得 到底 有 多少 人 , 能 说 的 一口 流利 的 普通话 呢 ?

我 想 如果 按 比例 来 分 的 话 , 应该 有 大概 三分之一 的 人 吧 。

我 的 观点 是 , 我 认为 有 三分之二 以上 的 人 都 说 普通话 , 但是 大概 只有 非常 少 的 一部分 人 说 的 非常 标准 的 普通话 。

以 我 的 观点 来看 , 我 觉得 在 中国 , 最 多 有 十分之一 的 人 , 能 说 一口 流利 的 普通话 。

比如说 , 在 南方 地区 , 他们 说 的 普通话 都 比较 含糊 。

就是 , 比如说 平 舌音 和 翘 舌音 都 分得 不是 特别 清楚 , 而且 , 还有 一些 前 鼻 的 , 后 鼻 的 这些 发音 , 都 不是 很 标准 。

那 可能 在 北方 范围 之内 , 像 你 说 的 这种 情况 就 会 好 很多 。

对 , 毕竟 普通话 是 以 你们 的 口音 为 标准 的 嘛 。

而且 可能 这个 和 “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 我 觉得 是 有 关系 的 。

那 北方 人 相对 来讲 , 会 给 人 感觉 硬朗 很多 , 而 南方 人 相对 来讲 会 让 人 觉得 更 柔和 。

也 就 像 他们 的 语言 一样 , 北方 人 说 的 话 会 很 干脆 , 很 直 , 很 硬 ; 而 南方 人 说 的 话 呢 , 会 很 温柔 , 很 柔软 , 那个 音调 会 很 有 乐感 , 让 你 听 着 像 潺潺 流水 一样 。

Related: Korean vs Japanese vs Chinese

哦 , 这种 观点 我 还是 第一次 听到 。

刚才 我们 也 说 到 , 小孩子 在 说 普通话 的 时候 , 其实 他们 在 说 普通话 之前 , 已经 有 了 非常 非常 好 的 那个 口语 的 基础 。

所以 , 在 中国 , 绝大部分 小孩 要说 普通话 也 只是 完成 一个 正音 的 过程 , 然后 就是 认识 汉字 的 过程 , 还有 书面 表达 这样 一个 过程 。

那 说 到 这里 , 我们 也 就 又 转回 到 学习 中文 这个 话题 。

那么 , 作为 一些 外国 朋友 , 他们 在 学习 中文 的 时候 , 最好 的 条件 是 他们 能够 找到 说 普通话 很 标准 的 朋友 或者 老师 , 教 他们 说 标准 的 普通话 。

那 如果 没有 这种 条件 , 你 学 一个 相对 来讲 比较 正常 的 发音 , 比较 靠近 于 普通话 的 发音 , 之后 再 矫正 也 是 可以 做到 的 。

但是 我 觉得 , 最好 的 办法 还是 从 一 开始 就 找 一个 发音 特别 标准 的 老师 , 或者 是 朋友 , 从 一 开始 , 就学 着 说 标准 的 普通话 。

因为 我 觉得 , 语言 学习 真 的 是 讲究 先入为主 啊 , 就 比如说 在 中国 有 那么 多 人 都 说 着 汉语 , 标准 的 中文 , 但是 绝大部分 的 中国 人 却 并 没有 说 着 特别 标准 的 普通话 。

也就是说 , 他们 经过 了 那么 多年 的 正音 , 还是 存在 着 许多 瑕疵 。

我们 说 到 这 , 我 突然 想到 一个 人 , 这个 人 是 一位 加拿大 的 朋友 。

他 叫 大山 , 可能 很多 中国 的 朋友 和 外国 的 朋友 都 很 知晓 这个 人 , 他 来 中国 大概 十年 左右 的 时间 , 就 说 了 一口 流利 的 、 标准 的 普通话 。

那 可能 跟 他 从事 的 职业 ( 他 是 相声 演员 ) 这个 有 关系 。

他 的 老师 , 清一色 的 都 是 我们 所谓 的 “ 京 片子 ” , 就是 操 一口 地道 的 北京 话 , 普通话 的 人 。

那 他 的 这种 语言 学习 的 环境 就 会 比 别人 优越 很多 。

对 , 说 到 大山 这个 人 , 他 确实 是 一位 在 中国 不折不扣 的 名人 了 , 因为 他 的 普通话 说 的 非常 标准 。

那 说 到 这里 , 我 还 记得 以前 看过 一期 有关 大山 的 访谈 节目 。

那 那 期 访谈 节目 当中 , 大山 就 有 说 到 他 和 他 娶 的 那位 美丽 的 中国 姑娘 , 他们 所 生 的 小孩 。

他们 有 两个 孩子 , 两个 男孩 。

大儿子 大概 七八岁 , 小儿子 只有 两三岁 。

那 大儿子 跟 小儿子 一起 和 他们 祖母 , 也 就是 大山 的 妈妈 一起 聊天 的 时候 , 大儿子 会 很 分得 清 是 在 说 中文 , 还是 在 说 英文 ; 那 小儿子 就 不 会 。

可能 他 会 说 一些 中文 , 掺杂 着 英文 , 因为 他 自己 不 清楚 这 是 两种 语言 , 那 就要 由 大儿子 来 翻译 。

也就是说 , 我们 在 学习 语言 的 时候 , 就 会 有 这种 先天性 的 东西 , 也 就是 人 家教 你 什么 , 你 就 知道 是 什么 。

我 想 这儿 还有 一个 疑问 , 就是 很多 人 觉得 , 中文 是 非常 难 学 的 , 花花 你 怎么 看 这个 问题 呢 ?

可能 因为 我 天生 母语 就是 普通话 , 所以 感觉 上 不 会 觉得 很 难 。

但是 比如 在 我 学习 其它 语言 , 比如 某 一个 地方 的 方言 , 再 比如 外国 的 语言 的 时候 , 就 会 觉得 很 难 融入 那个 意境 。

还有 就是 你 发音 的 那个 感觉 , 总是 只能 让 人 给 你 打 一个 六分 。

对 , 总是 不 到位 。

总是 没有 那么 完美 。

但是 我 觉得 呢 , 汉语 并 不难 学 。

在 全世界 有 那么 多种 语言 , 可是 , 每 一个 国家 的 人 , 每 一个 国家 的 小孩 都 需要 花 至少 十年 的 时间 来 掌握 这 一门 语言 , 他 才 能够 说 的 很 流利 , 书写 的 很 有 条理 。

所以 我 觉得 , 从 这 一方面 来说 , 每 一种 语言 都 是 一样 的 困难 , 或者 是 一样 的 简单 。

我 觉得 并 没有 某 一种 语言 更 难 学 , 或者 某 一种 语言 更 简单 一些 。

但是 问题 在于 , 现在 的 社会 , 英语 已经 成为 了 全世界 的 通用 语言 。

所以 人们 接触 英语 的 机会 要 非常 多 , 所以 , 相对 来说 , ( 就是 ) 人们 对 英语 更加 熟悉 。

然后 可能 它 要 稍微 简单 一些 。

我 觉得 ( 这 ) 取决于 他 的 熟悉 度 还有 接触 的 机会 的 多少 。

那 其实 还是 说 到 一个 语言 氛围 的 问题 嘛 。

那 你 的 周围 , 你 说 某 一种 语言 的 朋友 越 多 , 那 你 听 的 可能性 就 越 大 , 你 去 说 的 可能性 也 就 越 大 。

对 , 而且 还有 一个 问题 , 为什么 很多 人 会 觉得 中文 难 学 呢 ?

可能 还有 一个 问题 , 就是 东西方 文化 的 差异 还是 比较 大 的 。

因为 语言 不光 光是 语言 , 语言 其实 是 这种 文化 的 一个 载体 。

是 一种 基 垫 。

对 , 也就是说 , 你 在 表达 这种 语言 的 时候 , 如果 你 没有 足够 的 那种 风俗 文化 的 那种 知识 , 那种 背景 , 可能 你 很 难 表达 得 非常 准确 。

所以 说 在 学习 普通话 , 学习 中文 的 过程 当中 , 应该 再 稍微 了解 一些 中国 的 文化 。

中国 的 文化 还 有 人们 的 思考 方式 , 还有 一些 … …

风俗 习惯 这 一类 的 , 对 吧 ?

对 , 还有 一些 习惯性 的 那种 问候 , 那种 习俗 , 我 觉得 这个 也 是 非常 重要 的 。

然后 我 觉得 , 还有 一点 非常 重要 , 就是 我们 必须 明白 一个 道理 , 那 就是 , 任何人 都 有 能力 , 学好 , 掌握 好 另外 一种 外语 , 就 像 大山 那样 。

也就是说 , 无论 你 是 年长 , 还是 年幼 , 只要 你 刻苦 的 , 努力 的 去 学习 它 , 认真 的 去 听 读 说 写 , 那么 , 终 有 一天 , 你 的 中文 水平 一定 会 达到 一个 很 标准 的 程度 。

对 , 我 想 , 任何 事情 都 是 功夫不负有心人 的 。

但是 , 这 可能 需要 一些 耐心 , 而且 … … 而且 我 觉得 , 任何 一个 中国 人 , 他 可能 在 一生 的 过程 当中 , 都 在 不断 的 提升 , 不断 的 学习 他 自己 的 中文 。

所以 说 , 永远 都 有 你 还 学 不 完 的 东西 。

就 比如说 , 花花 , 你 觉得 汉语 里 你 还有 多少 字 ( 你 ) 不 认识 ?

噢 , 应该 还有 相当 一部分 都 没有 见 过 吧 。

我 也 觉得 , 我 应该 还有 不少 的 汉字 都 不 认识 。

但是 , 这些 根本 不 影响 我们 日常 的 生活 、 交流 、 还有 工作 。

所以 我 觉得 , 只要 达到 了 那 一个 程度 , 也 就算 是 一种 成功 了 吧 。

那么 也就是说 , 语言 的 学习 , 它 是 一个 没有 尽头 的 过程 。

可能 只能 是 逐渐 是 做 得 更 完善 , 更 完美 , 但是 可能 永远 都 无法 达到 一个 最好 的 境界 。

所以 说 , 并 不是 说 , 你 完成 了 某 一项 课程 , 或者 是 , 通过 了 某 一个 级别 的 考试 , 就 说明 你 的 语言 水平 非常 非常 的 棒 了 , 非常 非常 的 完美 了 , 你 就 不用 再 去 学习 了 。

而 语言 的 学习 恰恰 是 一种 终身 的 过程 , 是 一个 永无止境 的 过程 。

所以 我 觉得 , 在 这样 一个 漫长 的 过程 当中 , 如果 你 能 找到 一些 兴趣 , 如果 你 一直 对 这种 语言 抱 着 一种 渴望 , 那么 , 这样 的 一种 学习 , 也 就是 会 非常 的 享受 , 会 是 非常 的 顺利 和 开心 了 。

那么 就 预祝 所有 的 朋友 在 语言 学习 的 过程 当中 , 找到 学习 的 快乐 。

那么 花花 , 今天 我们 也 谈论 了 这么 多 有关 普通话 的 , 这 方面 的 话题 。

那么 下次 , 如果 有 机会 的 话 , 我们 再 聊 一 聊 更 多 的 这些 相关 的 话题 。

那么 我们 今天 就 先 录 到 这里 , 大家 再见 。

Leave a Comment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