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ichuan Earthquake

Want to study this episode as a lesson on LingQ? Give it a try!

W: 大家 好 , 欢迎 再 一次 来到 我们 的 Chinese LingQ , 我 是 Wolf。

H: 我 是 花花 。

W: 现在 我 想 大家 都 在 关注 着 五月 十二 号 发生 在 四川 的 八 级 的 特大 地震 。

那么 这么 大 的 地震 也 是 几 十 年 来 在 中国 都 没有 发生 过 的 。

我 想 问 一下 花花 , 你 以前 有 没 有 经历 过 地震 呢 ?

H: 我们 这个 年龄 的 人 应该 是 没有 经历 过 地震 的 , 那 在 七六 年 的 时候 , 唐山 发生 过 一次 重大 的 地震 , 那 一次 是 死 了 几十万 人 , 那 现在 这 一次 的 四川 大 地震 , 至 今天 中午 十二 点 , 已经 死亡 四 万 余 人 , 受伤 二十 余 万 人 , 仍然 有 三 万 余 人 失踪 , 成功 救助 的 有 六 千 余 人 。

W: 看来 你 对 这 一次 大 地震 的 情况 了解 的 非常 清楚 嘛 。

我 觉得 在 中国 , 地震 应该 是 一种 比较 罕见 的 自然灾害 , 我 觉得 大部分 地区 都 并 不是 地震 频 发 的 地段 。

所以 , 我 想 , 很 少 有人 亲身 经历 过 地震 , 更 别 说 这 一次 八 级 的 超 大 地震 了 。

当时 我 看 报纸 , 报纸 上 说 , 在 四川 地震 , 然后 在 北京 有些 人 也 感到 了 那种 震荡 。

我 想 知道 你 当时 有 没 有 这种 感觉 呢 ?

H: 地震 那 一天 你 说 的 应该 是 五月 十二 号 。

那天 下午 的 时候 , 我 应该 在 外面 办公 。

我 没有 感受 到 , 因为 我 是 在 平地 上面 嘛 , 所以 没有 什么 感觉 。

但是 我 的 同事 还有 一些 朋友 , 都 有 告诉 我 , 他们 在 高层 的 位置 , 会 有 一些 震感 。

比如 说 电脑 会 有 在 晃动 啊 , 包括 桌子 上 那些 小 摆设 , 会 有 晃动 , 会 有 头晕 , 或者 是 恶心 的 那种 症状 。

其他 的 应该 就 没有 更 严重 的 。

W: 那 当时 你 的 朋友 有 没有 跟 你 说 过 , ( 在 ) 他们 感到 那种 震荡 的 时候 , 他们 当时 的 心理 感受 是 什么 呢 ?

H: 我 也 有 听 他们 说 , 比如 朋友 啊 , 同事 啊 , 他们 都 会 第一 反应 就是 , 还是 要 逃生 嘛 。

虽然 说 北京 这个 位置 应该 不 会 有 特大 性 的 地震 发生 , 但是 ( 当时 ) 在 我 回 公司 的 路上 , 还是 有 很多 的 群众 在 街道 上 , 在 马路 边 上 。

就是 跑 出 他们 的 居民区 , 跑 出 他们 的 办公地 , 来 躲避 这种 灾难 。

人们 的 这种 逃生 意识 相对 来讲 还是 比较 强 的 , 因为 在 北京 这种 城市 , 也 经常 会 有 一些 演习 啊 , 比如说 , 躲避 一些 灾难 的 演习 , 火灾 啊 , 或者 等等 等 等 。

相对 来讲 , 人们 的 意识 还是 比较 好 。

W: 我 记得 十二 号 的 时候 , 那天 中午 我 在 睡觉 , 然后 醒来 之后 , 我 看 新闻 。

看到 说 , 四川 地区 爆发 了 特大 地震 。

我 当时 第一 感觉 就是 , 觉得 特别 特别 的 吃惊 。

因为 这 是 我 有生以来 , 第一次 听闻 有 这么 大 的 地震 正在 发生 。

所以 我 感到 特别 特别 的 吃惊 。

而且 , 随着 时间 的 流逝 , 越来越 多 的 人 被 报告 ( 为 ) , 已经 发现 是 死亡 了 。

所以 我 觉得 , 这 一次 的 灾难 , 对 很多 人 来说 , 尤其 是 对 年青 人 来 说 , 都 是 前所未有 的 。

H: 是 这样 的 。

在 地震 发生 之后 , 很多 的 年青 人 都 参与 到 四川 地震 的 救援 工作 当中 。

武警 、 官兵 、 群众 , 都 有 组织 的 , 也 包括 自发 的 , 去 救助 他人 。

那么 在 地震 发生 一周 之后 , 也 就是 五月 的 十九 号 , 国家 决定 十九 日 到 二十一 日 三 天 为 全国 哀悼 日 。

举国 默哀 , 停止 一切 公众 娱乐 。

W: 对 , 我 还 发现 , 现在 各地 的 国旗 都 在 降 半旗 。

这种 仪式 在 中国 是 非常 罕见 的 。

因为 据说 只有 非常 重要 的 领导人 逝世 , 或者 是 重大 的 自然灾害 发生 的 时候 , 才 会 有 这 一 幕 的 景象 。

就是 在 天安门 前面 的 国旗 降 半旗 。

然后 我 发现 , 各个 单位 的 国旗 , 他们 每天 升 挂 的 国旗 , 也 都 降 了 半旗 。

我 想 这种 仪式 真 的 是 非常 非常 的 罕见 , 而且 是 在 全国 范围 内 都 进行 的 。

并且 我 还 发现 了 一个 现象 , 就是 在 登陆 网页 的 时候 , 有 很多 网页 都 被 设置 成 黑白 颜色 , 以 表示 对 四川 地震 中 死亡 的 民众 还 有 救援 人员 ( 表示 ) 哀悼 。

H: 不仅如此 , 十九 日 下午 的 两 点 二十八 分 , 也 就是 地震 发生 一周 之后 的 星期一 的 两 点 二十八 分 , 国家 决定 , 全国 民众 集体 默哀 三 分钟 , 所有 的 防空 警报 都 全部 拉 响 , 所有 的 汽车 都 全部 鸣笛 , 以 表示 我们 的 哀悼 。

W: 这 是 国家 发起 的 哀悼 仪式 。

但是 我 也 经历 了 一些 民众 自发 的 哀悼 仪式 。

这样 的 事情 在 你 身边 有 没 有 发生 呢 ?

H: 是 的 , 我 身边 的 朋友 也 有 这样 的 自发 的 仪式 。

在 五月 的 十九 日 晚上 八点 , 很多 朋友 , 北京 的 , 也 有 外 省市 的 , 他们 都 集体 聚 到 天安门 广场 , 手 持 白色 蜡烛 , 集体 点燃 , 为 这些 逝者 默哀 。

W: 我 今天 晚上 去 参加 了 一个 生日 宴会 , 是 一个 亲戚 的 生日 宴会 。

我们 在 吃饭 以前 , 每个 人 面前 倒 了 一杯 酒 。

然后 我们 先 默哀 了 一下 , 然后 把酒 洒 在 地上 , 以 悼念 那些 在 四川 大 地震 的 时候 死去 的 民众 。

那么 这 是 我 亲身 经历 的 , 发生 在 我 身边 的 这 一些 哀悼 的 活动 。

那么 除了 这种 哀悼 仪式 之外 , ( 那么 ) 花花 你 在 内心 对 这 一次 的 地震 有 什么样 的 感受 , 或者 是 你 自己 的 想法 呢 ?

H: 我 想 我们 这 一代 人 确实 没有 经过 什么 大灾 大难 。

对于 我们 来讲 , 这次 地震 , 可能 给 我们 带来 更 多 的 是 一种 内心 的 思考 与 责问 。

我们 今后 要 如何 生活 , 我们 要 如何 面对 自己 的 人生 ?

要 用 怎么样 的 态度 去 生活 下去 ?

那 这次 大 地震 当中 , 有 很多 人 遇难 , 有 很多 儿童 成为 孤儿 , 很多 母亲 丧失 了 自己 的 子女 , 很多 老人 失去 了 自己 的 孩子 , 成为 孤寡 。

对于 我们 这些 人 来讲 , 我们 安然无恙 , 我们 仍然 生活 的 很 好 , 那 以后 我们 要 怎么 生活 呢 ?

荒 度 , 或者 是 应该 奋进 ?

我 想 , 这 都 是 我们 需要 去 思考 的 问题 。

W: 经过 这 一次 这样 的 大 地震 , 我 突然 觉得 , 生命 有 的 时候 真 的 是 非常 脆弱 。

我 记得 以前 , 很 久 以前 , 大概 在 好几年 以前 , 我 的 一个 老师 跟 我 开玩笑 说 , 他 说 , 我 还 担心 我 明天 会 出 车祸 死掉 呢 。

我 当时 很 惊讶 , 我 就 问 他 , 我 说 为什么 , 然后 他 说 , 所以 我 今天 要 好好 的 活着 。

尤其 是 经过 这 一次 的 发生 在 四川 人民 身上 的 灾难 之后 , 我 觉得 , 真 的 像 有人 说 过 的 那样 , 努力 的 活 的 更 好 , 就是 对 死去 的 同胞 最好 的 哀悼 。

我 想 , 从 十二 号 开始 到 现在 , 在 这 一段 时间 之内 , 我们 的 电视 还有 报纸 每天 都 在 播出 、 刊登 大量 的 有关 地震 救援 的 即时 消息 , 有 没 有 哪些 给 你 印象 特别 深刻 的 这些 消息 或者 是 事迹 呢 ?

H: 我 想 印象 最 深刻 的 还是 “ 十 大 杰出 教师 ”。

有 一篇 报道 写 的 是 十 位 杰出 教师 英勇 救助 自己 的 学生 的 事迹 。

这 十 位 教师 都 是 有 机会 、 有 时间 , 并且 有 能够 去 脱离 险境 的 , 但是 他们 没有 。

他们 都 是 反复 的 折回 到 教室 , 救 下 了 很多 孩子 。

其中 有 几 位 教师 , 因为 救助 孩子 , 最后 是 死 在 了 教学 楼 里面 。

但是 他们 身下 保护 的 孩子 却 得以 还 生 。

那 我 想 , 如果 是 母亲 , 可能 会 救 自己 的 孩子 。

但是 如果 只是 普通 的 教师 , 他们 会 去 救 别人 的 孩子 , 这样 的 精神 是 特别 的 可贵 。

W: 是 这样 的 。

因为 我 想 , 那些 教师 , 他 在 救 别人 的 孩子 的 同时 , 他们 自己 的 孩子 , 此时此刻 , 也 不知去向 。

所以 我 想 , 这种 精神 真 的 是 非常 的 难得 。

另外 我 还 看到 过 一些 消息 , 就是 关于 地震 的 灾民 自救 的 一些 报道 。

非常 让 我 吃惊 , 也 给 我 留下 很 深 的 印象 。

有 一些 报导 说 , 有 一个 女 的 , 然后 她 的 腿 被 压 ( 那个 ) 在 水泥 石板 底下 , 然后 救援 人员 过来 的 时候 , 没法 当时 就 把 她 救 出来 , 而且 她 已经 被 压 在 废墟 之下 很 长 时间 了 。

结果 她 最后 得救 了 。

那么 她 是 怎么 得救 的 呢 ?

她 在 这 期间 , 她 把 自己 的 小腿 割破 , 然后 喝 自己 的 血 , 这样 来 维持 生命 。

这种 生命力 真 的 是 非常 的 顽强 。

H: 确实 是 这样 。

其实 最 重要 的 还是 活 下来 。

能够 活 下来 , ( 不管 ) 付出 什么样 的 代价 , 可能 都 是 值得 的 。

W: 在 现在 这样 的 社会 , 每个 人 都 在 追逐 自己 想要 的 东西 。

有些 人 在 追求 金钱 , 还有 一些 人 在 追求 权力 和 地位 。

但是 我 想 这 一次 的 特大 地震 , 在 某些 方面 , 可能 也 给 我们 都 提 了 一个 醒 。

那 就是 , 有 的 时候 你 在 追逐 一些 你 特别 想要 的 东西 , 但是 你 正在 失去 的 东西 , 你 最 宝贵 的 生命 、 你 最 宝贵 的 时间 、 你 最 宝贵 的 身体 、 你 健康 的 体魄 , 还有 一种 完整 的 人格 和 心灵 , 可能 都 被 我们 忽略 掉 了 。

但是 恰恰 是 到 了 这种 危急 的 时刻 , 我们 才 懂得 , 什么 是 最 重要 的 。

H: 确实 是 这样 。

我们 在 这次 大 的 灾难 面前 , 面临 的 很多 都 是 心灵 的 拷问 。

我们 要 清楚 自己 到底 要 什么 , 是 金钱 吗 ?

我 想 不是 。

是 名利 吗 ?

我 想 也 不是 。

一切 都 没有 身体 重 要 , 一切 都 没有 时间 紧迫 。

那 在 节目 的 最后 , 我们 也 向 大家 集体 呼吁 , 珍爱 生命 , 珍惜 我们 现在 所 拥有 的 生活 , 这 才 是 我们 最 应 做到 的 事情 。

W: 然后 还是 要 向 地震 中 死去 的 同胞 们 表示 哀悼 。

在 人类 遭受 灾难 的 时候 , 我 想 全 人类 的 心情 都 是 沉痛 的 , 此时此刻 。

Leave a Comment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