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 adapts to Vancouver

Want to study this episode as a lesson on LingQ? Give it a try!

S: Tony , 你好 。

T: 你好 , Steve。

S: 好久 没有 , 没有 , 没有 跟 你 说话 。

T: 对 , 很 长 时间 了 。

恩 挺 好 的 。

S: 现在 呢 , 这个 , 前 几天 吧 , 不是 中国 的 这个 – – 新年 的 那个 , 叫 什么 , 春节 。

T: 春节 , 对 对 对 。

S: 那 这个 对 你 啊 , 你 , 因为 你 现在 住 在 加拿大 , 而且 来 了 加拿大 好多 年 了 。

这个 , 中国 的 这个 节气 你 是 怎么 , 怎么 过 这个 事情 。

T: 哦 , 基本上 我 , 主要 做 的 事情 就 两 件 事情 了 。

呃 , 第一个 就是 在 , 呃 , 跟 加拿大 新 认识 的 一些 中国 朋友 , 呃 , 一块 吃饭 了 。

那个 , 一般 就是 , 因为 春节 往往 是 , 像 今年 的 春节 正好 是 这个 礼拜三 , 所以 我们 就 等到 , 接下来 的 这个 礼拜六 、 礼拜天 , 大家 一起 , 在 一起 吃饭 。

因为 礼拜三 大家 都 要 上班 嘛 。

恩 。

T: 所以 , 然后 , 呃 , 春节 的 晚上 , 除夕 , 也 就是 那个 , 呃 , 春节 的 前一天 了 。

恩 。 T: 除夕 和 春节 我 会 给 国内 的 朋友 啊 , 还有 亲戚 啊 , 打电话 。

那个 , 所以 那 两 天 我 睡 的 很 晚 。

呵呵 。

就是 十二点 钟 才 睡 。

S: 我 知道 这个 广东 人 呢 , 他们 就 很 喜欢 给 这个 来 系 哈 这个 红 的 这个 封 , 封 子 。

T: 哦 , 对 对 对 。

S: 红 , 红 , 红包 嘛 , 给 钱 给 小孩 一点 钱 呢 。

这 是 全 中国 的 一个 传统 吗 , 还是 主要 是 广东 人 的 这种 传统 ?

T: 呃 , 我 觉得 主要 是 广东 人 的 。

因为 我 小时候 是 在 上海 和 北京 长大 的 嘛 , 呃 , 我 印象 里 好象 , 我 不 知道 是 因为 大家 , 呃 , 比较 穷 啊 , 还是 因为 其他 原因 , 不是 很 流行 。

恩 。 T: 不是 很 流行 。

S: 但是 春节 呢 , 它 主要 是 一个 , 一个 亲戚 , 就是 家人 要 , 要 集合 在 一起 。

T: 对 对 对 。

S: 过 这个 , 这个 , 这些 日子 对 不 对 。

吃饭 嘛 , 或者 去 探 , 探亲 呐 , 是 这 类 的 活动 。

T: 对 , 对 , 没错 。

那个 家里 人 聚 一 聚 这种 , 这种 感觉 是 非常 强烈 。

就是 很多 人 都 想要 。

春节 是 一定 要 回家 跟 家里 人 一起 聚 。

但是 我 在 北京 的 时候 呢 , 还有 一个 , 就是 在 我们 那个 , 呃 , 那个 公寓 里面 那个 , 他们 里头 很多 人 , 就是 邻居 之间 啊 会 互相 拜访 , 互相 去 , 这个 是 , 在 北京 一个 非常 传统 的 一个 , 一个 , 不可 少 的 一个 活动 , 大家 会 互相 拜访 。

对 。 S: 这 有意思 , 因为 , 呃 , 北京 本来 呢 , 他们 都 住 在 那些 四合院 里头 。

T: 对 对 对 。 S: 所以 他们 邻居 的 这个 , 呃 , 之 , 呃 , 就是 这个 , 互相 的 关系 呢 , 可能 有 这个 传统 嘛 。

T: 更 密切 一点 , 对 。

对 对 对 。 S: 所以 现在 住 的 一些 大厦 还是 一样 的 有 这种 , 传统 。

有意思 , 有意思 啊 。

T: 对 对 。

S: 呃 , 这 一年 嘛 , 中国 , 我 在 报纸 上 看 了 , 呃 , 这个 天气 , 就是 有 了 , 特别 , 就是 , 怎么 说 啦 , 下 了 雪 了 , 很 冷 了 什么 的 。

这个 也 影响 到 这 一年 在 中国 国内 的 , 这个 , 过年 的 这个 一些 活动 了 ?

T: 哦 , 肯定 的 , 那个 , 因为 这 一次 雪灾 呢 , 主要 是 在 中国 的 南方 啦 , 所以 , 主要 是 那边 的 人 会 受 影响 。

呃 , 我 的 , 我 的 亲戚 和 朋友 基本上 就是 在 上海 和 北京 。

那个 , 好像 没有 , 没有 受到 影响 。

那 我 知道 广州 的 人 就 很 惨 。

广州 的 话 , 很多 人 在 广州 工作 , 春节 的 时候 想 回家 , 就 回 不 去 。

因为 火车 也 没有 , 飞机 也 没有 。

这样 。

S: 在 , 是不是 在 广东省 , 也 下 了 雪 了 ?

T: 下雪 了 , 对 , 很 厚 。

而且 , 非常 , 非常 难得 , 因为 广州 , 靠近 香港 比较 近 嘛 , 应该 是 比较 , 比较 热 的 天气 。

S: 对 。

T: 就是 冬天 的 话 , 一般 也 就是 不 会 低于 零下 。

但是 今年 很 特别 。

今年 就 下 很 大 的 雪 , 很 奇怪 。

S: 奇怪 了 , 呃 , 我 想 全世界 这个 冬天 嘛 , 就 特别 冷 , 呃 , 加拿大 , 呃 , 特别 是 Alberta 跟 隔壁 的 省 , 还有 在 东边 呢 , 就 非常 冷 。

T: 对 , 没错 , 对 。

S: 这 , 天气 呢 , 怎么 说 ?

T: 反常 。

S: 恩 。

好象 我们 的 这个 , 怎么 说 这个 global warming , 中文 怎么 说 global warming?

T: 呃 , 全球 暖化 。

S: 呃 , 全球 暖化 。

T: 对 。

S: 这 一年 不是 暖 化 了 , 是 冷化 了 。

T: 呵呵 。

S: 凉 化 了 , 冷化 了 , 呵呵 。

T: 是 啊 。

S: Tony 你 来 加拿大 已经 多少 年 了 ?

T: 我 是 2001 年 来 的 , 所以 到 今年 三月 的 话 , 整整 七年 。

S: 七年 。

T: 对 , 对 。

S: 那个 七年 过 的 快 吗 ?

T: 噢 , 很快 , 非常 快 。

七年 很 忙 , 七年 。

因为 我 在 上班 很 忙 , 然后 变化 很 大 , 因为 我 在 国内 不 会 开车 嘛 , 到 这儿 来 学 了 开车 。

然后 , 又 买 了 那个 一个 apartment , 所以 好象 变化 很快 。

对 。 S: 那么 , 呃 , 因为 我 也 有 这种 住 在 外国 的 经验 。

当然 对 你 来 讲 , 你 来 这儿 是 一年 , 所以 , 已经 就 不算 是 外国 啦 。

呃 , 但是 我 住 在 日本 住 了 九年 了 。

所以 头 一年 呢 , 的 这个 印象 , 和 一年 到 三年 的 印象 , 以后 的 印象 , 都 不 一样 。

T: 都 不 一样 呵 , 对 , 没错 。

S: 你 有 什么 , 呃 什么 经验 , 什么 感觉 呢 ?

T: 对 , 我 也 觉得 是 好象 变化 很 大 , 因为 尤其 是 我 这个 工作 每天 都 要 去 不同 的 人 家里 嘛 , 每天 大概 要 去 至少 从 五家 到 十几家 的 人 家里 , 看到 各种各样 的 人 , 所以 , 确实 好象 感受 比较 深 一点 。

对 , 就是说 , 我 想 我 对 温哥华 的 了解 比 一般 的 移民 , 可能 要 更深 一点 。

S: 是 啊 , 我 的 意思 是 呢 , 你 刚刚 来 一个 地方 的 时候 呢 , 什么 都 很 奇怪 , 而且 , 有 一点 好像 这个 不 真 的 , 不 真 的 , 就是 假 的 生活 , 就是 不是 真 的 。

因为 真 的 生活 是 本来 的 这个 国家 的 生活 。

来到 一个 新 的 , 就 什么 都 很 奇怪 , 都 觉得 很 有意思 , 什么 都 有意思 。

但是 到 某 一个 时期 呢 , 我们 会 感觉 到 闷 , 因为 他 在 本来 的 国家 , 有 的 好处 呢 , 那 现在 就 没有 了 。

而且 我们 会 看到 某 一些 我们 所 不 喜欢 的 东西 。

在 一个 新 的 地方 , 所以 我们 会 从 一个 比较 高兴 的 这个 气氛 , 就是 摔 到 一个 比较 不 高兴 的 地方 。

然后 呢 , 再 过 一年 , 回到 一个 比较 平衡 的 , 又 不是 什么 特别 , 就是 生活 了 , 就 完 了 。

就是 这个 。

我 不 知道 , 你 有 没 有 这个 , 这种 经验 。

T: 噢 , 那 倒 , 我 倒 是 没有 。

因为 我 倒 是 觉得 我 基本上 是 在 , 一直 在 往 上 走 , 那 另外 , 第一个 就是 自己 做 的 事情 比较 多 了 ; 第二个 就是说 , 有 好多 事情 在 加拿大 可以 做 的 , 在 中国 做不了 , 你 比如说 我 两三 年前 学 了 一个 那个 枪牌 , 可以 去 射击 场 打枪 嘛 。

对 , 然后 还 可以 , 我 最近 还 想 去 学 一个 那个 开 飞机 的 那个 , 那个 licence , 那个 驾照 。

这些 事情 在 国内 , 在 中国 都 是 做不了 的 。

就是 好像 很 新鲜 , 不停 的 有 新 的 东西 出来 。

另外 , 还有 一个 原因 就是 , 温哥华 中国 人 那么 多 , 有时候 好像 不 会 觉得 很 闷 。

S: 恩 , 那 当然 了 。

T: 对 对 对 。 S: 但是 呢 , 有 很多 , 特别 像 上海 这种 , 北京 也 是 , 有 很多 饭馆 , 又 不 贵 又 好吃 , 有 很多 , 就是 夜里 的 活动 。

夜里 比 这儿 活泼 的 多 。

这儿 的 生活 呢 , 本地人 他们 比较 喜欢 – – 当然 有 年轻人 他 可能 就 喜欢 出去 , 但是 一般 的 都 在 自己 家里 请 朋友 , 以后 去 滑雪 什么 的 , 所以 他 这个 生活 习惯 和 中国 国内 就 不 一样 了 。

T: 不 一样 , 对 , 没错 。

差别 还是 挺 大 的 。

S: 那 有意思 。

所以 你 是 做 这个 , 就是 cable , 你 中文 怎么 说 来 着 ?

T: 有线电视 。

S: 噢 , 有线电视 。

你 是 这个 技术 服务 人员 对 不 对 ?

T: 对 对 对 , 没错 。

S: 所以 谁 在家 有 什么 问题 他 就 打电话 , 你 会 到 他 家 去 , 就是 修理 , 或者 是 帮助 他 。

T: 对 。 呃 , 但是 还 不 太 一样 。

我 是 做 安装 的 。

S: 喔 。

T: 对 , 譬如 说 , 就是 对 新 用户 , 我们 去 做 安装 。

但是 我们 有 另外 一个 团队 , 另外 一个 team , 就是 专门 做 修理 的 。

所以 修理 和 安装 是 两个 队伍 。

S: 噢 , 那么 有 没 有 这个 时候 呢 , 这个 用户 是 讲 中文 的 , 你 可以 用 中文 给 他 服务 ?

T: 噢 , 有 有 有 。

中文 啊 , 上海 话 都 可以 。

S: 噢 , 呵 , 都 可以 。

T: 对 , 有时候 , 如果 是 日本 人 , 我 现在 也 能 , 就是 简单 的 , 呵呵 。

S: 哦 , 很 好 。

但是 也 有 , 有 没 有 , 又 不 会 英文 又 不 会 中文 的 这种 , 这种 用户 有 没 有 ?

T: 噢 , 有 有 有 。 那个 , 我 一般 的 话 , 其实 最 多 的 情况 就是 讲 广东 话 的 客人 。

他 , 这样 我 就 , 我 现在 就是 也 要 想 学 一点 广东 话 , 因为 有时候 他们 只 会 说 广东 话 , 不 会 说 普通话 , 也 不 会 说 英文 。

这样 就 很 困难 。

对 。 S: 还 有 没 有 其他 的 印度 的 , 或者 是 ?

T: 印度 的 , 印度 的 有意思 , 其实 很多 , 其实 我 , 印度 的 , 我 觉得 印度 的 移民 啊 , 好多 , 好多 人 英文 说 的 还好 , 还 可以 。

就是说 不是 很 常见 , 碰到 印度 的 移民 一点 英文 不 会 说 的 , 非常 少见 。

S: 噢 , 对 了 。

T: 对 。 所以 说 这个 方面 我 倒 不 担心 。

我 现在 就是 想 学 点 广东 话 。

有时候 会 碰到 一些 韩国 来 的 客人 , 也 不 会 , 一句 英文 不 会 说 。

这样 也 挺 头疼 的 。

S: 那 有意思 , 有意思 , 那 你 的 这个 同事 啊 , 有 , 一般 的 都 是 讲 英文 的 。

你 在 工作 的 时候 有 没有 机会 用 中文 ?

T: 我 工作 , 呃 , 工作 还 可以 , 工作 基本上 都 是 英文 。

呃 , 有 , 两个 同事 是 从 中国 大陆 来 的 , 有时候 跟 他们 就 讲 中文 。

这 样子 。

S: 有意思 。

所以 你 现在 学 日语 啊 , 怎么样 ?

进步 的 怎么样 ?

T: 呃 , 进步 的 很 慢 , 但是 呢 , 很 , 很 稳 , 所以 我 还是 比较 满意 的 其实 。

就是说 我 基本上 , 你 的 办法 很 好 , 就是说 , 虽然 慢 , 但是 不 忘 。

就是说 我 学 过 了 , 过 两个 月 , 我 就 不 会 忘 。

就 不 再 看 它 也 不 会 忘 。

对 。 有意思 。 S: 对 了 , 我 也 是 这 样子 的 。

有人 有时候 问 我 , 你 怎么 可以 讲 那么 多种 语言 , 会 不 会 忘 了 ?

– – 我 不 忘 。

因为 我 的 这个 学习 办法 是 去 经过 很多 很多 的 这个 阅读 , 和 和 和 听 。

不是 按照 一个 什么 文法 的 句子 。

一些 文法 的 句子 我 很 容易 忘 , 忘掉 。

或者 是 这个 词汇 , 假如 是 用 一个 什么 生字表 , 那 不 会 记住 。

但是 也许 经过 那么 多 的 听 , 阅读 , 就是 , 我 觉得 , 比较 稳定 。

而且 我 在 学习 的 过程 中 , 我 可以 享受 。

所以 进步 的 快 也好 , 慢 也好 , 我 是 享受 。

所以 无所谓 。

T: 对 , 没错 。

S: 对 , 呃 , 希望 我们 将来 也 可以 做 一点儿 广东 话 在 我们 的 LingQ。

T: 噢 , 对 。

S: 对 对 对 。

这样 我 在 学 广东 话 的 时候 , 那个 时候 有 了 一个 , 这个 , 这儿 的 这个 广东 话 广播电台 的 一个 人 。

他 的 说话 的 方法 , 他 说话 的 , 他 这个 intonation 他 的 调 , 他 的 声音 , 他 的 什么 都 非常 非常 好 。

所以 我 就是 录 了 他 很多 东西 。

我 就 经常 听 , 简直 就是 听 他 。

然后 找到 你 爱 听 的 人 。

这个 会 非常 影响 的 这个 进步 。

T: 对 对 对 。 S: 我们 在 , 要 开始 广东 话 的 时候 , 我 会 去 找 他 。

T: 噢 。

S: 他 现在 他 好象 不 做 了 。

他 叫 – – 我 有 他 的 名字 。

现在 我 记 不 清楚 , 但是 他 , 非常 有 幽默 。

说话 有时候 比较 慢 。

而且 他 也 很 有意思 的 就是 强调 某 一点 。

他 讲 的 是 政治 或者 是 什么 , 他 很 有 幽默 , 非常 好 。

T: 噢 。 S: 我 能够 记住 他 的 名字 我 会 告诉 你 。

告诉 你 , 告诉 你 , 你 可以 跟着 他 学 。

T: 噢 , 那 太 好 了 。

是 。

S: 好 了 , 那 谢谢 你 , Tony。

T: 好 谢谢 你 。

S: 帮助 我们 。

我们 的 这个 , 可以 作为 我们 的 中文 的 呃 podcast , 呃 chinese lingQ。

而且 , 呃 希望 可能 将来 我 可以 再 跟 你 联络 。

T: 好 , 没 问题 。

S: 再 跟 你 讲 一点儿 中文 。

T: 好 , 没 问题 , 好 。

S: OK , 谢谢 你 Tony。

T: 好 , 谢谢 你 。

S: 好 , 再见 。

Leave a Comment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