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在 加拿 大念 研究所 的 經驗 與 國外 求學 的 生活 [1]

第五期的中文Podcast中,Jack分享他在溫哥華UBC念研究所的經驗,以及他在忙碌的研究所生活中平時的休閒活動

歡迎 回到 中文 的 LingQ Podcast
LingQ 可是 一個 語言 學習 網站
不 只是 英語 你 可以 學到 各國 的 語言
你還 可以 下載 軟件 (app)來 學習 任何 你 感興趣 的 語言
閱讀文章 收看 影片 的 同時 呢
還 可以 將你 不 懂 的 單字 、語法 標記 下來
你 學會 多少 個 單字 聽過 多少 個 內容
軟件 還會 追踪 你 的 學習 進度 哦
讓 你 不管 是 在 運動 時 通勤 時
都 可以 有效 地 學習 新 的 語言
如果 你 有 在 收聽 播客 的話 呢
你 可以 通過Apple、Spotify、SoundCloud
Google Podcast 還有 YouTube 找到 LingQ的 播客 內容 哦
相信 這會成 為 你 在 學習 語言 上
很棒 的 一個 平台 哦
哈 嘍 大家 好 我 是Sarah
今天 很 開心 邀請 到 在 加拿大 留學
有 經營 播客 的 Jack
來 跟 我們 分享 他 的 加拿大 留學 故事
那 可以 請 Jack 先 自我介紹 一下 哦
哈 嘍 大家 好 我 是Jack
然後 我 現在 是 UBC 研究所 的 碩士 三年級 的 學生
對 然後 最近 準備 要 畢業 了
我 的 科 係 是 生物醫學 方面 相關 的
– 哦 了解 – 所以 也 是 因為
– 比較 困難 的 關係 – 對
所以 就 時間 拉得 比較 長
好 所以 等 一下 想要 請Jack
跟 我們 分享 他 的 留學 生活 還有 在 加拿大 的 生活
– 好 – 來 加拿大 多久 了 時間?
我來 加拿大 今年 應該 算是 三年 半
剛 開始 來 的 時候 我 是
還 沒有 找到 實驗室 的 老闆
所以 我 那 時候 來 的 時候 算是
孤注一擲 就是 我來 了 之後 一定 要 在
旅遊 簽證 過期 之前
– 對 啊 – 找到 拿到 學生 身份 才能 繼續 呆 下來
所以 有點 像是 push 自己
一定 要 趕快 找到
所以 前半年 的 時間 呢 就 等 於是 在 找
哪個 課程 (program) 然後 哪個 實驗室 願意 收 我
那 你 當初 為 什麼 會 想要 到 加拿大 留學?
我 是 在 美國 畢業 的
研究所 其實 是 因為 當時 前女友 來 了UBC
然後 想 說 誒 UBC 好像 也 是 不錯 的 一間 學校
當時 也 是 在 想 說 是不是 留在 美國
繼續 讀 華盛頓大學 的 研究所 比較 方便
不過 我 那 時候 呢 就 找到
– 我 只 想 讀 碩士 然後 去 工作 – 對
我 就 想 先 賺點 錢
再 決定 要 不要 讀 博士 之類 的
當時 華盛頓大學 它 就 沒有 碩士 課程
– 是 哦 ?- 所以 就 只有 UBC有
你 是 說 你 的 科系 沒有 碩士 課程?
– 對 我 的 科系 沒有 碩士 課程 它 只有 直攻 博士 – 了解
然後 我 就 覺得 博士 它 寫 說 要 五到 六年
我 就 覺得 這 投入 (commitment) 太久
其實 你 有 確定 你 喜歡 這個 科 係 嗎?
其實 我 是 蠻 喜歡 的
那 經過 碩士 這 三年 的 磨練 之後
– 其實 有 變得 比較 不 喜歡 一點點
– 真的 嗎 ?- 因為 它 其實
– 有 發生 什麼 事情 ?- 生活 逼出來 的
在 實驗室 裡面 就是 你 需要 研究 一個 項目 (project)
然後 那個 項目 它 可能 是 需要 你 投注 很大 的 心力 跟 時間
那 不 一定 做 得 出來
不 一定 實驗 一定 會 有 結果 很多 實驗 是 沒有 結果 的
所以 你會花 很多 時間
– 有 可能 你 到 最後 是 拿 不到 東西 – 對
那 你 在 研究所 的 時候 你 有 遇到 什麼 你 覺得 很 有趣 的 事情?
因為 我 研究 的 是 癌細胞
– 就 前列腺癌 細胞 – 噢 真的 哦?
對 然後 藥物 開發
– 對 – 算是 藥物 的 我們 叫 藥物 篩選 (drugs screening)
就是 篩選 哪 一種 藥物 有用
我 覺得 蠻 有趣 的 就是 看著 癌細胞
因為 一般 人 很少 會 直接 看到 癌細胞 長 什麼 樣子
– 對 -所以 我 看 著 癌細胞 它 長大
– 對 – 然後 我 丟藥 下去 的 時候 它 縮小
這 就是 一個 很 好 的 結果
然後 在 那個 時候 覺得 特別 的 開心
然後 特別 的 興奮
不過 也 是 前 兩年 都 沒有 結果
– 真的 哦 ?- 到 了 最後 第 3年 的 時候 才 開始 有 進展
而且 通常 都 是 慢慢 的 沒有 結果
然後 到 某 一個點 突然 開始 開始 突飛猛進 的 那種 感覺
我 這 三年 總共 篩選 了 兩百多種 藥物
所以 你 也 要 碰 有點像 碰運氣
– 真的 哦 ?- 對
不是 說 你 一直 瘋狂 做 就 一定 會 結果
剛好 我 運氣 好 所以 有 篩選 到
我 的 項目 的 名稱 就 會 是
如何 建立 一個 方式 去 更 有效率 地 篩選 藥物
就 像 我 所 做 的 事情
就算 做 不 出來 我 也 建立 出 一套 方法
只是 做 出來 當然 是 比較 能 說服 別人 這 一套 有用

研究室 的 時間 通常 都 要 待 多久?
-做 是 要 最 麻煩 的 就是 你 要 等 它 – 對
所以 很多 時候 並 不是 你 說 早上 八點 去
然後 到 下午 五點 就 下班 沒事
因為 有時候 你 設計 的 東西 可能 要 到 晚上 十點 十一點
然後 你 必須 要 做 一個 步驟
– 然後 再 等 一個 十六個 小時 什麼 之類 的 – 對
所以 我 平常
如果 平均 (average) 就 平常 平均 來算 的話
我 是 前 兩年 是 大概 八點 然後 六點 下班
我 盡量 把 時間 就 安排 在 這個 區間 把 實驗 做 完
但是 我 曾經 也 有 幾次 就是 半夜 兩三點 在 實驗室
– 真的 哦 ?- 然後 整棟 研究所 都 沒人 都 是 黑 的
對 我 就 在 那邊 做 實驗 然後 做 得 很 想 睡覺
不過 那 時候 其實 挺 開心 的
因為 那 時候 也 剛好 有點 睡 不太著
所以 睡不著 然後 我 就 想 說 去 做 實驗
對 我 可以 理解 就是
你 想要 有 一個 成果 的 時候 你 在 等 它 的 時候
– 你 其實 會 想要 趕快 做 出來 – 對
– 對 – 對 啊
半夜 的 時候 你 又 可以 播 音樂
– 所以 就是 有點 自己 一個 人 的 時間 那種 感覺 – 對
感覺 聽 起來 你 的 研究所 還蠻 忙 的
那 這樣 子 你 還有 其他 的 社團活動?
還是 你 平常 有 什麼 其他 休閒活動?
因為 我 自己 就 非常 喜歡 打 排球
– 對 – 我 已經 打 了 十一年 排球
所以 我 都 會 擠出 時間
就是 晚上 的 時候 去 參加
UBC 的 排球比賽 啦 或者 是 自己 出去 外面
跟 同學 跟 朋友
– 去 打 排球 – 所以 UBC的 排球比賽 它 是 一個 社團 嗎?
它 算是 一個 組織 我們 在 那邊 叫 一個 聯盟
– UBC 的 聯盟 – 對
那 UBC 排球 聯盟 它 就 會 舉辦 說
可能 這個 學期 什麼 時間 到 什麼 時間
然後 每個 星期 的 禮拜 幾
你們 可以 自己 找人 然後 報隊
– 然後 就 可以 互相 對 打 這樣 子 – 對
那 大部分 它 都 會 設計 在 晚上 的 時間
– 因為 可能 有人 要 工作 有人 要 上課 – 對 大家 要 上課
那 除了 這些 社團活動 你 還有
平常 的 休閒活動 還有 哪 一些?
就 在 這麼 忙 的 情況 下
其實 我 把 後來 我 把 它 當作 剛剛 Sarah 有 介紹 我 做 播客
– 其實 我 有時候 會 把 播客 – 對
– 當作 是 我 自己 的 放鬆 的 時候 – 了解
因為 你 有時候 可以 跳脫 出來 就是
跟 別人 聊天 像 我 做 的 播客
– 主要 跟 別人 聊天 – 對
對 就 可以 跳脫 出來 然後 也 算是 一種 放鬆 的 方式
可是 你 播客 的 時間 就是
你 剛剛 說 放鬆 可是 這要 花
大概 多久 時間 去 做?
我 現在 是 每個 星期 盡力 會 有 一集
然後 一集 大概 四十 到 五十分鐘

訪談 的話 大概 其實 不 需要 太久
因為 我 都 找 我 認識 的 朋友
– 所以 就 有點像 – 那 你 認識 的 朋友 也 蠻 多 的
就 像是 你 認識 的 一個 朋友 他來 的 時候 覺得 蠻 好玩 的
他 說 我 認識 另外 一個 朋友
可能 你 訪談 他 也 會 有 一些 新 的 火花
– 對 – 所以 就 拉 一串 這樣 子
的確 我 上次 去 就是 拍 你們 的 播客
戴上 耳機 然後 再 聊天 的 感覺 其實 還蠻 不 一樣 的
而且 因為 你們 有放 音樂 嘛
– 我 就 覺得 – 因為 那 是 白 噪音
– 對 -在 後面
然後 不 知道 為 什麼 就 這樣 講 起來 聊起來 就
– 真的 會越 聊越 多 – 會 比較 輕鬆

除了 這個 之外 還有 其他 的 休閒活動 嗎?
其實 我 覺得 加拿大人 做 的 休閒活動 我 也 蠻 喜歡 的
對 滑雪 嗎 例如 滑雪 ?- 滑雪
我 還蠻 喜歡 的 可是 滑雪 我 現在 有 一點點 陰影
因為 我 上 一次
我想講 一下 就是 其實 大家
就 聊到 滑雪 的 時候 好像 沒有 一個 人 沒有 陰影
我 覺得 真的 是 最
– 真的 – 對
-其實 我 覺得 很多 運動 都 是 這樣 – 對
因為 是 去年 的 時候
Cyprus的 欄道
我 那 時候 覺得 我 自己 可以 處理 好
覺得 我 自己 可以 駕馭 好
– 對 我 可以 去 欄道 滑 滑 看 – Cyprus 了解
那 時候 就 滑 蠻 快 的
-然後 我 到 一個 轉彎 就是 可以 停下 來看 風景
它 就是 一個 很大 的 轉彎 這樣 子
我 就 站 在 那 然後 下 一秒
我 就 人 翻到 天上 了
就 有點像 天旋地轉
– 啊 我 懂 – 然後 我 就 倒 在 地上 了
但是 我 當時 就是 因為 我 是 滑雪板 (snowboard)
-所以 是 兩隻 腳卡 在 同一個 板上 的 – 對
所以 我 翻過去 的 時候 我 的 右腳 是 這樣 子 過不去 的
但是 它 因為 我 過不去 了
– 所以 它會 彈回來 – 再 彈回
然後 我 就 听到 我 的 膝蓋
– 就是 有 一個 撕裂 的 聲音 – 天 啊 真的假 的?
– 就 啪 一聲 – 噢 天 啊
然後 我 想 說完 蛋 了 就 是不是 什麼 東西 斷掉
– 後來 – 有 去 檢查?
有 去 檢查 不過 當下 就是
我 是 後來 是 發現 是 後面 有 一個 人 就是
– 撞 到 我 – 哦 是 有人 撞 到 你?
– 對 然後 我 才 翻 的 – 然後 才 跌 的
– 其實 滑雪 有時候 真的 人多 時候 是 真的 蠻 危險 的
– 對 – 而且 我 自己 滑 的 時候
– 前面 很多 人 我 都 會 很 害怕 – 對 我 也 是
– 我 害怕 會 撞 到 他們 – 對
我還 自己 就是 處理 好 滑下去
真的假 的?
然後 到 下面 之後 我 就 想 說 好像 沒事
但是 殊不知 我 那 時候 應該 是 腎上腺素
– 對 – 在 下去 之後
我 把 雪板 拆掉
我 的 右腳 一 放到 雪地 上 的 時候 我 就 往前 倒 下去 了
– 然後 想 說 不行 這個 得 去 檢查一下 – 對
– 然後 就 去 他們 那個 救護站 – 對
然後 他 就 說 我 說 我 聽到 有 那個 啪 的 聲音
– 是不是 就是 什麼 東西 斷掉 我 很 擔心
他 說 你 還能 走 過來 就 沒有 斷掉
– 真的假 的 ? – 對
他 說 你 斷掉 的話 你 基本上 是 站 不了
– 哦 原來 是 這樣 – 對
主要 是 科普 一下 嘛
– 對 就是 前面 有 十字 韌帶 – 對
旁邊 有 兩條 內側 副 韌帶 (MCL)
就是 側的 韌帶
然後 我 那 時候 前面 沒 問題
但是 側的 應該 是 扭到
因為 我 隔天
兩天 之後 就 看到
我 側邊 膝蓋 這邊
– 就是 一大 條淤青 – 腫起來
他們 所謂 叫 我 說 如果 你 真的 受不了 的話
因為 他 去 醫院 如果 沒有 斷 他 也 只是 開 你 止痛藥
– 真的 嗎 ?- 對
他 就問 我 你 自己 有 止痛藥 嗎?
我 說 我 有 他 說 那 你 就 回去
你 就 不要 動 你 把 它 固定 住
想 辦法 綁起來 然後 冰敷
– 他們 當時 有 幫 我 就是 稍微 固定 住 – 哦 包紮
但是 我 覺得 基本上 還是 算是 冬天 蠻 好玩 的 運動
– 對 -對 啊
也 算是 加拿大人 唯一 的 運動
-對 – 我 看 他們 很多 都 會
– 一直 滑 – 一直 往外 跑
– 只要 是 冬天 – 你 是 說 冬天 嗎?
只要 是 認識 的 加拿大 朋友 我 說
– 誒 你們 週末 要 幹嘛 ?- 滑雪
– 從 十一月 開始 滑 到 三月 四月 – 真的 對
我 就 沒有 辦法 每個 星期 都 去 滑
– 因為 他 也 不是 說 – 真的
雖然 說離 溫哥華 離 雪場 已經 算 很 近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